遗音沧海如能会 便是千秋共此时——浅议中华吟诵传承的重要性与紧迫性

[日期:2012-04-27   来源: 光明日报  作者:叶嘉莹、张静    ]

吟诵无定谱 后继乏传人

 

    如同在古代识字、写字一样,吟诵是文人的基本技能,主要通过师生关系传承,只要上过几年私塾,就会吟诵。因此,没有人专门研究吟诵,也没有关于吟诵的专门论述。吟诵无定谱,从来没人记录谱子。此外,作品的内容情意千差万别,古往今来决不会有任何两首全然相同的作品;任何吟诵者的阅读背景、修养水平、年龄长幼、性别男女、音色高低各有所异,也决不可能有任何两个相同的人物。因此,由吟诵者透过声音对作品作出的诠释,当然也不可能制定一种如乐谱一样固定、死板的法则,以供大家遵守,因此,吟诵本身具有随意性、不确定性。

 

    作为我国诵读古典文学作品的特有传统方式,吟诵是作者创作、推敲诗文的重要手段,也是读者学习、欣赏诗词文赋的最佳途径。叶秀山先生曾指出:“‘诗’这种形式既是概念的,又是音乐的;既有文学性,又有音乐性。在‘诗’中思想与情感、概念与音乐、逻辑的结构与艺术的结构是不能分割的。所以‘诗’的语言是艺术与科学、音乐与逻辑、表现与再现可以相互渗透、相互结合的秘密所在,也是中国古典戏剧得以产生和发展的关键的环节和实在的基础。”吟诵自上世纪衰落的原因在于人为割裂,而非自然淘汰。相较之下,海外吟诵则较为兴盛,日本、韩国及我国台湾等地区的汉语吟诵传承工作做得较好。国内当下能够掌握传统吟诵方式的人大都已年逾古稀,后继乏人,加之吟诵一无音响遗存,二无乐谱可据,吟诵艺术濒临灭绝,只剩下一点资料碎片,无法勾连,不成系统。因此,如果不对此项快速消亡的文化遗产加以抢救和传承,吟诵即将在国内失传。即使年轻人对吟诵感兴趣,渴望学习吟诵,他们也将无从学起。

 

读诗与写诗 吟诵最懂诗

 

    吟诵,是中国古典文学的生命活态,它能深化对文学经典作品的理解。甚至有学者提出“诗写下来不是为了看的,而是为了‘吟’的”(王力:《诗词格律十讲》)。在吟诵中,诗词文赋包含了很多语言本身所没有的意义,这些意义也是附随作品一起流传的。吟诵不仅有旋律、节奏、结构,而且声音之高下、强弱、长短、清浊,这一切都是用来表达理解的。古人的心态、情绪、意境,只有吟诵的时候最接近、最能体会。因此,对吟诵传统的关注和传播,必将深化古典文学作品的解读与研究。

 

    吟诵,是古体诗词写作的入门途径。古人创作时,一边进行艺术构思,一边吟哦推敲作品的音节。诗人是伴随着吟咏来作诗的,如“山宜冲雪上,诗好带风吟”(姚合《武功县中》)、“吟罢低眉无写处,月光如水照缁衣”(鲁迅《无题》);诗人也伴随着吟咏来改诗,如 “陶冶性灵存底物,新诗改罢自长吟”(杜甫《解闷》)、“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卢延让《苦吟》)。曾国藩提出 “凡作诗最宜讲究声调,须熟读古人佳篇,先之以高声朗诵,以昌其气;继之以密咏恬吟,以玩其味。二者并进,使古人之声调拂拂然若与我之喉舌相习,则下笔时必有句调奔赴腕下,诗成自读之,亦自觉琅琅可诵,引出一种兴会来。”今人写作文言文的虽已不多,但写作旧体诗词的尚大有人在,学会吟诵,无疑将有利于诗词爱好者写作水平的提高。

 

    吟诵,可以提升各级学校语文教学的水平。黎锦熙先生曾指出:“诵读不讲,欣赏和写作都受影响。”叶圣陶先生也曾说:“吟诵的时候,对于讨究所得的不仅理智地了解,而且亲切地体会,不知不觉之间,内容与理法化而为读者自己的东西了,这是最可贵的一种境界。学习语文学科,必须达到这种境界,才会终身受用不尽。”

 

    吟诵,是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吟诵可以帮助记忆、培养美感、陶冶性情、扩充知识、激发自觉的学习和个性的理解,对提高国人的综合素质、文化修养也是非常重要的,在构建和谐社会、促进社会稳定和推动文化复兴中,必将发挥重要作用。

 

    (作者叶嘉莹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华吟诵的抢救、整理与研究”首席专家、南开大学教授,张静为课题组成员、南开大学副教授)

 

 

 

 

 

 

 录入:290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