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论道:儒学与新人文主义——巴黎尼山论坛开幕式发言纪要

[日期:2012-05-22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   ]

 

 

压题图片为伊琳娜·博科娃与许嘉璐、许琳在休息室中亲切交谈。

 

 

 

-皮埃尔·拉法兰

 

 

 

许嘉璐

 

 

 

伊琳娜·博科娃

 

 

 

 

编者按

 

    第二届尼山论坛(52123 山东尼山)召开前夕,由中国孔子学院总部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共同主办的巴黎尼山论坛,于416在法国首都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举行。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各国使节,法国政界、教育界、文化界人士共200余人出席论坛。论坛举行了隆重、热烈的开幕式,并以“儒家思想与全球化世界中的新人文主义”为主题,进行了三场富有成果的专题讨论:和而不同与全球化世界的迫切需求,和而不同与文化对话,和而不同与新人文主义。为了便于读者了解此次会议的相关内容,本刊今日摘要刊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等人在开幕式上的发言。同时,我们摘编乐黛云先生的一篇文章,作为背景知识链接一同刊出,以飨读者。

 

    与会嘉宾: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

 

    法国前总理让-皮埃尔·拉法兰

 

    中国尼山论坛组委会主席许嘉璐

 

    中国孔子学院总部总干事许琳

 

    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助理总干事汉斯·道维勒

 

    伊琳娜·博科娃: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我非常高兴在教科文组织总部欢迎大家来就“儒学和新人文主义”这一主题进行对话。我们的世界在变化,我们的这一代应该发明一个适合我们时代的新的人文主义,我们正处在一个新的人文主义启动的时期。每次在全世界各地访问的时候,无论是和各国的政府部门见面,还是和民间社会见面,我都深刻地感到这一点。大家都知道,这个世界充满了新的想法,来迎接诸多的挑战,包括气候转暖,经济危机和文化之间的和平对话。原有的这个模式已经不足以应对这些。世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互相连接在一起,各个大陆有各自不同的需求,他们要支持自己的增长和发展。对此,欧洲和中国都非常清楚。

 

    我们不仅仅要来分享商品和金融、技术,同时我们还要分享思想,还需要发挥我们的传统和思想,重新振兴欧洲的人文主义。正是这些传统能够让我们能够用一种新的方法来应对老的问题,这是社会思想更新的一个源泉。

 

    人文主义有两个支柱。一个支柱是要实现个人的价值,实现他(她)的权利和能力。第二个支柱,是要有一种归属感,归属一个共同人类的群体,尽管我们有不同之处。新的人文主义就是要在新的世界格局当中做到这些事。新的人文主义必须要把人类的计划纳入到更和谐的环境中去做。

 

    孔夫子和我们一样,他也在寻求一个全面的人性主义,使每一个人充分发挥自己的作用。他一开始就看到了语言文字的力量,因为它能够让人们表达自己的思想。这对我们今天的讨论特别有意义。

 

    我们需要一种新的人文主义,需要尊重人的基本意愿和文化多样性。我们需要对发展有一种新的眼光。每一个人都应该认识到自己对他人的责任,这样才能够保护我们的地球,而且要遵守传统对我们设下的界限。我们要的不是男权人文主义,而应该是一种男女共同的平等。新人文主义也不是精英主义,而应当是一种全体人共同的平等。原有的人文主义是在国家和地区层面制订的,而新的人文主义应该是在全球各个地区之间的和谐环境当中,去开展文化间的对话。简单的对话是不够的。我们应该学会在一起生活,而不只是共存而已。2000年联合国通过了“千年发展目标”,这也是全球化的人文主义。不久以后还要召开“里约+20的会议,也会制订一个可持续发展的计划。

 

    我们的地球今天已经有70亿人口。我们现在有更多的技术,有更多的知识,这是前面的文明留给我们的。我们要使得社会知识和技术知识相吻合,让每一个人都能够发挥自己的潜力。我们的时代充满了不确定因素,应该用一种新的方式加以应对。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我们需要有新的交流。我们呼吁新的人文主义。这种呼吁是对行动的呼吁;这种呼吁应该向每一个个人、社会、政府以及每一个国际组织发出:这种呼吁应该反映出我们政治的现实。孤立的做法已经行不通,我们需要的是进行讨论和集体的思考,要充分地思考我们的公共政策,重新考虑我们国际组织的行动。我们特别要向中国关于开展尼山论坛的动议进行致意。你们进行了很大的努力,来推动多元化的文化和促进新的思想,这些讨论是非常有意义的。

 

    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博科娃女士,我现在非常高兴地请法国前总理拉法兰先生致词。

 

    -皮埃尔·拉法兰:女士们、先生们:首先我要特别感谢总干事女士刚才用法文来做了她的第一段发言。这让我很感动。我觉得用我们法文来谈论这个话题是再合适不过的了。感谢大家聚集在一起来寻找一种新的人文主义。总干事女士,您在教科文组织总部提出这个问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新世纪话题。这是一个哲学话题、政治话题,也是一个文明的话题。

 

    我们有一种更高的价值,是全世界都要遵守的,这就是文化多样性。这是我们人类和平共处的一个基础。人文主义是一种经常性的讨论,这在法国思想界是一直讨论的问题。很多人都说自己是人文主义,结果人文主义谁都不能代表了,所以我们要谈一种新的人文主义,一条新的道路。它不同于结构化、物质化的思想,不光是政治讨论。人不是确定的人,很多时候是下意识来确定我们的行为,有些则是基因确定我们的行为,而人文主义实际是超越了自己的行为。正是由于进行这种思考,我们才能够找到什么是更伟大的东西。很有意义的一点是,孔夫子先于所有的人,就知道了怎么能够既符合时代需要,又超越自己的时代。他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他了解到“天道”怎么能够指导我们的行动。

 

    还有一种做法,是在中国思想当中关于阴阳相对的思考,对矛盾的思考。比如我有好的地方,也有不好的地方,我要发扬好的方面,减少我差的方面。它特别符合平衡与和谐,是一种中庸之道,一种温和之道。所以,孔夫子的思想有一种很高的现代性。我们今天意识到,要把这种人的复杂性放开,而不要把它封闭起来。所以,大家在寻求一种新的人文主义。

 

    还有一些价值在儒家当中很好地体现出来,它可以作为我们新人文主义的支柱。第一个价值是尊重自己,尊重别人,孔夫子讲,不是和别人斗,首先要和自己斗,这种自我的人文主义非常重要。尊重是对暴力的一种对抗。所以孔夫子所寻求的这种价值是在当代社会启发我们的根源。第二个价值,尊重应该是相互的,你尊重我,我也尊重你。中国人讲双赢,法国人说相互性,实际上都是象征着一种和谐性、平衡。不是谁要去统治谁,而是要互相尊重。第三个价值就是超越。人需要有一个比自己更强大的东西,要从自己内心当中找到一种超越自己的力量。这是一种正面的思想,积极的思想。相信自己,相信世界,我们才能够去创造。只有人有希望的时候,有信心的时候,不害怕的时候才能够超越自己。

 

    最后,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要给全世界青年人一个重要的信息。尤其是今日欧洲的青年人对自己的未来有所担忧,因为有危机。他们需要有一种信念——对于这些年轻人我们要这么告诉他。前一代没能解决的遗留问题,到了这一代人有更大的能力解决。人类面临的并不是一条死胡同。我们已经克服了很多的危机,正是因为在我们内心找出了超出我们自己的能力。我们这一代曾经经历过战争,我们的下一代受到危机的冲击。我们需要建立信心,不能只是怀旧,而是要靠新人文主义的价值来给我们信心,勇于面对自己的未来。

 

    谢谢大家!

 

    许嘉璐:尊敬的博科娃总干事,尊敬的让-皮埃尔拉法兰先生,尊敬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的各位朋友,尊敬的各国学者:

 

    非常荣幸,能够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和大家相会。中国人吸收了来自古印度的佛教文化,常常用佛教的“缘分”这个词说朋友相识、相会之可贵,这也正符合儒家认为每个人都时时处处生活在社会十分复杂的关系之中,应该珍惜并且以高尚的道德处理好各种关系。今天,当我走进这座建筑的大门,见到这样多来自四面八方,怀着和我一样的关注世界多元化和人类未来怎样过得真正安宁幸福的愿望的朋友时,我又一次感受到佛陀和孔夫子关于缘分、关系的教导的伟大——我们今天的聚会的确是难得的“缘分”,和老朋友重新相会是缘分,结识许多新朋友更是难得的缘分。

 

    简要地说,我们之间的“缘分”有两项是我特别注意的。一,我们是在世界纷乱,文明的多元化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威胁之时,欢聚在巴黎这个欧洲文化核心之国来探讨不同文明怎样通过对话而不是对抗,让人类能够享受到永久的和平。二,联合国在十年前通过了一项具有历史意义的决议,把每年的521定为世界不同文明对话日。自那时以后,许多国家的不同文化背景的智者举行了多次对话,从而推动了各国人民对通过相互交流、尊重、学习、欣赏,以达到增进友谊,实现“四海之内皆兄弟也”理想境界的热情和行动。

 

    由我倡议,由中国一批著名学者和宗教人士发起,经过两年的筹备,于2010年举办了以儒家思想和基督教文化对话为主线的“尼山世界文明论坛”,这是对联合国决议的响应和支持。尼山是中国山东省的一座小山。2563年前孔夫子就出生在这座山山脚下的一个山洞里,从此尼山就被中国人视为圣山。201092627日,也就是孔子诞辰2561周年的前夕,在这座有着中国文化定型象征的山下,来自十三个国家的百余位学者和宗教领袖通过讲演、对话等方式,从哲学(包括伦理学)、史学、社会学、神学等多个角度,探讨了当今世界危机的成因和解决之道。经过研讨,与会者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取得了共识。这些共识包括:人类正处在危机四伏的时代;威胁人类生存发展的种种事态,都是人类自己造成的,要化解这些危机,只能靠人类自己;人类有着许多不同的信仰,不同信仰之间应该互相尊重、包容;在伦理层面,即使在截然不同的信仰间,也有着十分相似的社会规约;如果人类努力回归各个民族先圣先哲的教导,普世地承担起伦理的责任,人类的前途将仍然是美好的。结论是:人类需要多元和谐共处、尊重个性、寻求共性的新文化,用朋友们熟悉的中国话说就是“和而不同”。

 

    显然,现在我们在这里围绕着“新人文主义”进行交流,正是2010年尼山论坛的深化;同时,中外机构合作举办尼山论坛,这是第一次。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曾经举办过多次关于“新人文主义”的对话;我相信,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的支持和指导下举办的这次论坛,一定会对构建新人文主义思想有所裨益,并且将对今后继续办好尼山论坛提供宝贵的经验。

 

    按照尼山论坛组委会的章程和计划,将每两年举办一次。第二届将在今年521日起,仍然在尼山脚下举行。尼山论坛的主题是“和而不同与和谐世界”,今年的具体议题是“信仰,道德,尊重,友爱”。我们之所以把会期定在521,就是要纪念联合国决定这一天为世界不同文明对话日十周年,论坛举办期间还要举行相应的纪念活动。我们将用这些举措显示中国人民拥护和支持联合国决议的真诚。我们要对博科娃总干事、汉斯助理总干事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各位女士、先生对尼山论坛的理解和支持以及为今天的会议所做的一切表示最诚挚的谢意!

 

    各位学者,女士们,先生们,人类的历史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经济全球化、科学技术急速发展,是这个时期的重要特征。全球化和科技极大地提高了生产率,提高了人们物质生活水平;但是毋庸讳言的是,也造成了环境的、社会的、民族间的、身心间的种种矛盾和冲突。世界变得越来越浮躁了,越来越健忘了,越来越动荡了。就在我们坐在这里的时候,世界上又有多少儿童因营养不良而死去,有多少母亲因饥饿而在死亡线上挣扎?有多少家园被毁,有多少人死在炸弹下?

 

    自远古以来,人与人、族群与族群之间就存在着种种利益冲突,如果我们翻开各国的古代史,这类冲突延绵不绝。在生产力低下的时代,战争、掠夺,往往是为争夺生存和种族延续所必需的有限生活资料;即使就在那些充满仇恨的历史时期,世界上仍有许多智者在苦苦思索解救人类之道,虽然不能马上制止残酷的杀戮,但却起到了制衡社会动向的作用,并且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遗产,从而不止一次地把人类从自我毁灭的道路上拉回来。当前的世界并不是一个物质匮乏的时代,人类的理性也是古代不可比拟的,但是为什么如今战争仍然不断,杀害生灵的方式更加野蛮了呢?没有其他解释能够让人心服,现在世界上的种种矛盾和冲突,归根结蒂,大多是不可遏止的对无限度的利益追求所造成的。科学技术所造成的种种问题,科学技术自身不能解决;人类心灵中的问题,更不是科学技术所能干预的。现在所需要的,是由各国智者秉持自己对人类的关怀,用自己的聪明才智,一方面回顾先圣先哲的教诲,从他们那里汲取智慧;另一方面,结合着当代的特色创造性地探索人类的和民族的未来。我想,这就是提出“新人文主义”概念的背景,其目的就是为了人类的明天,我们子孙的明天。

 

    在中国文化中,有一个重要的观念,这就是任何事物的出现和存在,都有其缘由,也就是佛教所说的“因缘”;同时,认为所有的事物时时都处在变动之中。人们的观念这一事物也是如此。人文主义,作为催生工业化和现代社会的理念,为人类的进步作出了极大贡献。但是在近300年的历史进程中,人文主义发生了蜕变,或者说发生了异化,自由、平等、博爱,已经和当年启蒙思想家所期望的有了巨大差距。眼前的事实证明,我们需要在历史经验的基础上,思考新人文主义问题,这或许是人类疗治心灵创伤所必须的,是地球未来希望之所在。两届尼山论坛,实际上也都是围绕着不同文明对“人”的关怀进行的。在这一点上,在尼山脚下的会议和今天在文化之都的会议又是十分契合的。

 

    我想,我们在文艺复兴的重要地区法国的首都一起研究新人文主义,这里的文化底蕴和氛围,将会激起我们对以往的回顾和对先哲的怀念。可以设想,如果先哲们还在,他们会颔首而赞叹,认为我们是他们的忠实继承者。因此我相信,这次论坛一定会取得圆满成功!

 

    谢谢大家!

 

    主持人:非常感谢许先生,我现在很高兴来请许琳女士。她是孔子学院总部总干事,她是我们的组织者,同时是中国国务院参事,是我们这个组委会的副主席。

 

    许琳:尊敬的博科娃总干事,尊敬的让-皮埃尔·拉法兰先生、许嘉璐先生,各位专家学者,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2004年起,中国借鉴英国文化委员会、法语联盟、歌德学院、塞万提斯学院等世界著名语言推广机构的经验,开始在世界各国创办和发展孔子学院。孔子学院的宗旨是增进世界人民对中国语言和文化的了解,发展中国与外国的友好关系,促进世界多元文化发展,为构建和谐世界贡献力量。孔子学院的主要职能是,面向社会各界人士,开展汉语教学;培训汉语教师;开展汉语考试和汉语教师资格认证业务;提供中国教育、文化、经济及社会等信息咨询;开展当代中国研究。由于高举了合作旗帜,也由于世界各国对孔子的尊敬和对他的伟大思想的认同,虽然孔子学院举办时间不长,但发展很快,2011年,已有105个国家设立了358所孔子学院和500个中小学孔子课堂。注册学生50万人,教师和管理人员1万多人。孔子学院还因地制宜,举办各种中外文化交流活动,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广泛欢迎。

 

    在与各国合作举办孔子学院的过程中,我和我的同事们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各国文化之间的共性大于差异,各种不同思想在交流、交融、交锋中,是能够达到求同存异的。孔子学院完全可以成为综合文化交流与合作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国与国之间的文化交流是平等的,互利的,双赢的。但是,目前孔子学院也面临着不少困难和挑战。突出表现是,各国人民希望孔子学院提供更多更好的跨文化产品和精神营养,使他们思想上的困惑能在这里找到正确答案。而我们常常难以做到。比如,宗教和哲学问题、文明冲突问题、发展道路问题等等。这也就是为什么孔子学院总部要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举办“巴黎尼山世界文明论坛”的最主要原因。我把这次会议看作孔子学院可持续发展的一个里程碑,希望这次会议,能为各国孔子学院在探究和解决人们精神上、思想上存在问题方面,打开一扇窗户,树立一个榜样,使孔子学院不仅成为汉语教学的园地,还要成为多元文化交流荟萃的思想库。

 

    今天,我是平生第二次来到这里。29年前,198310月到19847月,我曾接受UNESCO(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资助,在IIEP(国际教育规划学院)进修。那段时间的学习和生活,对我以后的人生道路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我那一期学员来自50多个国家,大家为了“发展教育,消除贫困”这样一个共同目标走到一起,朝夕相处,刻苦学习,共同进步。至今我还能说出IIEP很多教员和同学的名字。如今,当我每天面对来自不同国家、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孔子学院新朋友的时候,总会回想起这段经历,总有一种温暖涌上心头。刚才,许先生说到“缘分”。我常想,UNESCO、孔子学院和我之间,是不是天生就有这样一种“因缘”呢?!

 

    最后,我真诚地希望孔子学院不仅属于中国,更属于世界!

 

    祝愿论坛圆满成功!

 

 

 

 

 

 

 录入:290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