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佩荣:“祖先崇拜”很珍贵,“平坟运动”应慎重。

[日期:2012-11-29   来源:凤凰网  作者:   ]

台湾大学傅佩荣先生:“祖先崇拜”很珍贵,“平坟运动”应慎重。

天子祭天地、诸侯祭山川、百姓祭祖先

中国自古就有天子祭天地、诸侯祭山川、老百姓祭祖先的传统。祭祀是人面对生命一种最根本的态度。人类自古以来都有丧葬的仪式,祭祀的仪式,每个民族都以自己的方式来纪念祖先。而将来自己也会被子孙纪念,那么人才会觉得活在世界上,面对各种变化、各种危机挑战,不必再过度的害怕。这是每个人都会有的一种心理上的需求,这种需求形成一种制度以后很值得珍惜。

有这种传统之后,人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对于人间许多得失成败不会太过于计较,如果完全没有这种对祖先的一种怀念,那么人难免就只争朝夕,今天就非争个你死我活,完全不愿意吃亏,每个人都计较当下的成果。这样一来,这个世界就很可怕了。一旦有祖先崇拜,大家都会想的比较远,想要光宗耀祖,想要顾及子孙。“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恶之家,必有余殃。”这在易经的《易传》里面就已经出现了。中国人报本反始的思想,即是祖先的传统,是非常好的传统。

丧礼和祭祀使民风趋于纯朴,国家应予重视

《论语•尧曰》中记录了一段孔子的教诲,有如古人生活的重要守则,是所有从政的学生都应该熟读的。其中清楚指出:国家所应重视的是“民、食、丧、祭”。这四件事中,“民、食”涉及“人之生”;“丧、祭”涉及“人之死”。若是不能妥善安排丧与祭,则民与食在面对必然的死亡终局时,只能陷于无意义的困境中。反之,丧与祭将使百姓向往某种永恒的生命,因而更有勇气与意愿去承担现世的责任。曾子说:“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慎终为丧礼,追远为祭祀,其效应是使民风趋于淳厚。

“祖先崇拜”对现代人仍有道德约束力

中国没有明显的国家宗教。以前人说儒家是国家的宗教,那只是士大夫阶层,是官方的一种信仰结构。一般老百姓不是信佛教,就是信道教,但在这背后还是以一种祖先崇拜作为信仰的基础。今天虽然是多元化的社会,在信仰上自由开放,但是对所有中国人来说,最大的公约数仍是祖先崇拜。所以在诗经里面就有这样的话“夙兴夜寐,无忝尔所生”,说的就是早点起来,晚一点睡觉,勤奋一些,不要让祖先丢脸。所以大家想到祖先,就觉得我应该谨慎一点,至少祖先对我有很大的期望,希望我做好事,对社会有贡献,这是中国很好的传统。

“平坟”前应该先权衡利弊

过去几十年有很多无神论的思想,如果再把祖先崇拜去掉,那不得了。对于很多人而言,既然找不到祖坟了,也就失去了祖先这一层面的约束,于是就肆无忌惮了。现在人还有一点约束是看在子孙的面子上,总不能让子孙为难,这是中国古代的教训。如孟子说的,周幽王、周厉王,被称作“厉”、被称作“幽”多难听,之后子孙再如何孝顺也不能改变祖先被称作“幽”跟“厉”。所以为了子孙的面子,也要做做好人,更何况是为了祖先的面子呢?中国人就是上有祖先,下有子孙,于是能在现实社会的架构中形成一种规范,彼此之间互相忍让,相忍为国,这都是很好的传统。所以平坟运动在这些方面应该慎重考虑。

“平坟运动”不是不能做,但是在做任何改变的时候,都要考虑到利益够不够,害处大不大。我们说制度上的改变,如果利益不是远远大于它的害处的话,千万不要改,制度是有其传统慢慢演变的。如果真要平坟,第一应该宣导让百姓知道中国土地不见得够了,至少在这个地区发展有限;第二,很多坟事实上已经没有人照顾了,没有人认了,这种坟慢慢就荒废了。所以这时候就要区分,还有子孙可以找到的坟和完全找不到子孙的坟要区别对待。除此之外,选择适当的地方作为新的公墓区,要做完善的规划,这其中的沟通非常重要。

http://talk.ifeng.com/weiyulu/weiguandian/fupeironglunpingfenyundong/

 

 

 

 

 

 

 录入:13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