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师范大学召开《十三经辞典》编纂总结暨经学研讨会

[日期:2014-04-26   来源:  作者:李言   ]


 

                                 

 

 2014年420日至21日,《十三经辞典》编纂暨经学研讨会在陕西师范大学雁塔校区启夏苑学术报告厅召开,开幕式由校长助理党怀兴主持。本次会议的召开标志着历时近28年,曾被众多国内外着名学者称为千古不朽事业的《十三经辞典》编撰工作顺利完成。

20日上午的开幕式前,会议对过去28年来,为《十三经辞典》编纂工作做出过支持而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到会的《十三经辞典》工作委员会委员、《十三经辞典》学术顾问委员会委员表示衷心感谢。向未能看到辞典出齐的、各位逝去的先生、女士表达敬意与哀悼,特别向给予《十三经辞典》编写工作爲慷慨解囊、鼎力支持的香港慈善人士谢玲玲女士,《十三经辞典》主编刘学林先生,副主编刘天泽先生、张登弟先生、常金仓先生,编委王太平先生,工作委员会委员、我校原校长王国俊先生、陕西人民出版社总编贾象实先生,为《十三经辞典》作序的北京大学张岱年先生表示真切的怀念和哀悼。

开幕式首先由陕西师范大学党委甘晖书记致辞,甘书记在介绍了学校的基本情况后指出,由刘学林、迟铎先生主编、经过陕西师大辞书编纂研究所及来自全国十一个省市的近100多位人专家、学者共同努力、共153000多万字的皇皇巨著《十三经辞典》终于完稿,实在可喜可贺!这一巨大工程,从1984年开始酝酿,自200212月第一批出版五部经书辞典开始,到201212月《十三经辞典》全部出齐,历时28年。28年,一万多个日日夜夜,各位编写人员所付出的艰辛是可想而知的!这部辞典之规模、之难度在文科科研项目中可说是寥寥。之所以能够坚持下来,圆满完成任务,是由于《十三经辞典》编委会的不懈努力,是由于全体参编人员的恪尽职守,特别是陕西师范大学辞书编纂研究所编写团队成员的几十年的全身心投入。他们体验了编写工作中常人所无法体会的甘苦。28年来,他们不为名,不为利,不求职称之升,不顾他人之议,兢兢业业埋头读书,认认真真逐条编写,反复琢磨,反复修改,这种“十年磨一剑、甘坐冷板凳”的精神,在当前经济大潮汹涌、人心浮躁的情况下更显出它的难能可贵。我们号召我校全体科研工作者,乃至学术界,应该学习《十三经辞典》编写者的这种不畏艰险、勇于攀登、甘于寂寞、努力产出大成果的可贵精神,为学校、为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的繁荣做出应有的贡献。

接着,二十多年前慷慨资助《十三经辞典》编写工作72万元人民币的香港实业家、慈善家朱恩馀先生讲话,朱先生祝贺辞典编纂工作胜利完工,对各位专家几十年的坚守表示钦佩,希望不断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为国家的建设服好务,朱先生还表示愿意在学校设立学生奖助学金。

陕西省社科联主席、陕西师范大学原校长赵世超在讲话中对《十三经辞典》的完成表示祝贺,他认为这部巨著的完成有四个方面值得称道的:第一是很实用,他结合自己的学术研究进行了说明;第二是为学校带出了一批人才,培养了经学研究的专家;第三是为学校、为陕西省增光添彩,辞典先后出版的各五卷分别于2004年、2011年获得陕西省政府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第四,主编迟铎老师功不可没,精神可嘉,值得广泛宣传。迟老师退休多年,先后得病几次,行动不便,孩子又在国外,无人照顾,在这种情况下还坚持做事、看稿子,这种可贵的精神,值得大家学习。

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张新科在致辞中指出,《十三经辞典》已经成为文学院的学术品牌,在学校、学院的学科建设、211工程验收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辞典编纂既出成果,又出人才,一批青年学者脱颖而出。除《十三经辞典》外,还产出了一批教学成果,辞典主要编写人员编写了《十三经导读》教材,多年来在文学院所有学术型硕士研究生中开设“十三经导读”学位课,《十三经导读》课程被评为国家级精品资源共享课。《十三经辞典》的编纂形成了优良的学术传统,主要是:团结协作精神,无私奉献精神,严谨求真精神,勇于创新精神,这些精神成为文学院宝贵的精神财富。期望今后在编纂辞典的基础上,对《十三经》及其中国传统文学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取得新的更大成就。

最后,《十三经辞典》主编迟铎老师做了编写工作总结,她从《十三经辞典》的概况、编写缘起、艰难的跋涉、辞典的特点、终结以及培养经学研究人才等方面全面总结。她说,我们选择编写《十三经辞典》,是因为“十三经”是传世文献的始祖,是儒家思想文化的源头、主干。它的内容博大精深,囊括了传统文化的诸多方面:诸如天人合一的思维模式,天下为公的大同理想,以民为本的治国原则,和谐人际的伦理主张,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等等。这些思想、精神中的精华渗透在民族的性格与心理之中,具有强大的凝聚力,至今仍有积极的影响。陕西关中一带,是周秦汉唐等十三个朝代的都城所在地,是当时的经济、文化中心,它亲历了经学的繁荣和发展,经历了经学的鼎盛时期。西安一带文化遗存十分丰富,著名的唐开成石经藏于西安碑林。凡此种种得天独厚的优势,告诉我们编写《十三经辞典》我们责无旁贷。此后在陕西省新闻出版局、省人民出版社的支持下,19904月该项目列入了新闻出版署《1988——2000年全国辞书编写出版规划》,后来又被列入学校“211工程”项目,并得到了大力支持。从编写到出版历时二十八年,超过了五个五年计划。之所以能够坚持下来,圆满完成任务,是由于编委会全体成员的不懈努力,是由于全体参编人员的恪尽职守。特别应该提的是陕西师大辞书编纂研究所的全体成员,他们全身心投入。体验了常人无法体会的甘苦,他们不为名,不为利,不求职称之升,不顾他人之议,兢兢业业埋头读书,认认真真逐条编写,反复琢磨,反复修改,这种精神难能可贵。迟老师最后说,《十三经辞典》十五册出齐了,大幕落下了。此时此刻,历经二十八年磨难的我们是一种什么心情?《尚书卷》主编臧振教授在《尚书辞典》定稿后有这样一段话:“嗟我同仁,十余年来付出了惊人的劳动:辨析字义,讨论分歧;‘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今天《十三经辞典·尚书卷》总算杀青,我们轻松的心情难以言表。或许,因为其不算论文也不算专著,我们自己从中得不到什么实惠;或许因为我们水平有限,贻笑大方之处在在皆是。然而为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承传,我们自信是做了一件踏踏实实的工作,上对得起师长,下对得起学生;同时也是对人类文化遗产的保护,尽了我们的一份绵力。”说得多么好!臧先生这未加雕饰的直白,道出了全体编写人员内心的真情:确实我们只是做了一件踏踏实实的事,实现了我们的梦想。句号是终结,但也代表新的征程的开始。还有修订等更加艰辛的路,摆在我们面前,继续前进是必须的!

接下来的会议就《十三经辞典》的编写总结、今后的修改以及经学研究等问题,学者们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来自全国各地的五十名学者参加了会议。

背景介绍: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校词典组承担了国家《一九七五年至一九八五年编写出一百六十种中外语文词典规划》中的一种,即《古汉语虚词用法词典》。完成任务后,1984年,刘学林、迟铎老师率领二十余位的编写团队酝酿编写《十三经辞典》。经过反复权衡、商讨,最终决定编写《十三经辞典》。“十三经”指《周易》《诗经》《尚书》《周礼》、《仪礼》、《礼记》、《春秋左传》、《春秋公羊传》、《春秋谷梁传》《论语》、《孝经》《尔雅》《孟子》,是儒家思想的代表作,是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核心经典。

《十三经辞典》是一部大型专书辞典,依十三部经书分卷编写。每卷分为辞典正文及词语索引两大部分。辞典正文及词语索引均有《部首检字表》、《音序检字表》、《四角号码检字表》供检索;辞典正文前有该经书的概述,后附该经书原文以及历代研究该经书的参考书目、唐开成石经拓片(缩印件)。每卷前有《十三经辞典》学术委员会顾问、著名学者张岱年先生写的序文。该辞典凡十五册,计三千万字。从200212月出版第一批五经开始,历时十年,已于201212月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全部出齐。《十三经辞典》中的《毛诗卷》、《孟子卷》《春秋穀梁传卷》《论语卷·孝经卷》于2004年获陕西省第七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尔雅卷》、《尚书卷》、《周礼卷》、《仪礼卷》、《春秋公羊传卷》于2011年获陕西省第十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这是《十三经辞典》的概况。

经过多年的理论探讨与编写实践,从形式到内容形成了《十三经辞典》自己的特点:第一,就收词而言,穷尽式地收录各部经书的全部词语,并显示其频数。对其字频、音频、词频、义频一一统计,这需要对词进行多角度、多层次、反复分析、归纳,它传递给的是一部专书使用中的词汇、语音、语法、词义的全面信息,这不仅使我们准确地认识这部专书的语言使用状况(也就是断代语言状况),它为系统的语言研究提供素材。第二,划分词类,标注词性。根据专书词语的使用状态进行标注,呈现给读者的是它鲜活的原始状态。第三,词的音项、义项排列依频数出现多少为序,频数多的排在前,这样使用量化分析,以直观的方式,显现出该词在汉语发展的这一瞬间其读音、意义特征及组词造句的能力。第四,对于含有经义,表现儒家思想的关键词语、短句特别予以解释。如《论语》、《孟子》、《孝经》、《礼记》等书中表现儒家思想的仁、义、礼、知等方面的词语《周礼》、《仪礼》、《礼记》中表现各种礼仪及官职的词语;《春秋左传》、《春秋公羊传》、《春秋谷梁传》中涉及对《春秋经》微言大义的解释以及人物、会盟、战役的解释等等。对于这些关键词语要在研究的基础上,正确解释其内涵,说明该词语的渊源,历史地叙述其演变、作用及其影响,给以较为客观、科学的评价。这是《十三经辞典》有别于一般专书辞典的独特之处。

  28年编完学术词典 众多教授已去世。《十三经辞典》编写过程历时28载,成书字数将达3000万字,其规模、其难度、其影响在陕西省文科科研项目中尚属首例。在辞典编纂过程中,有一些专家相继离世。陕西师大辞书编纂研究所原所长、《十三经辞典》主编刘学林,在编写工作即将全面开始之际,因突发心脏病,过早地离逝:他是这一课题的发起人,他积极联络各地专家、学者,组织编写队伍,他千方百计筹措编写经费,为辞典绘制蓝图,制定凡例,组织编写样稿……随后,刘学林的夫人《十三经辞典》主编迟铎接过重任,完成了辞典的编纂工作。

  《十三经辞典》受到众多学者高度评价。著名学者张岱年先生评价说:编撰《十三经辞典》,这是一项伟大的学术工程,对于古代学术研究有重要意义。语言学专家何乐士先生说:成就伟大的事业需要一种崇高的精神,一种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我们从《十三经辞典》的编撰队伍身上看到了这种精神。

 



                

                                              

 

 

 

 

 

 

 录入:13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