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疏》卷十七·阳货第十七

[日期:2009-03-06   来源:  作者:   ]
●卷十七·阳货第十七
    [疏]正义曰:此篇论陪臣专恣,因明性习知愚,礼乐本末,六蔽之恶,《二
南》之美,君子小人为行各异,今之与古,其疾不同。以前篇首章言大夫之恶,
此篇首章记家臣之乱,尊卑之差,故以相次也。
    阳货欲见孔子,孔子不见,(孔曰:“阳货,阳虎也。季氏家臣,而专鲁国
之政,欲见孔子,使仕。”)归孔子豚。(孔曰:“欲使往谢,故遗孔子豚。”)
孔子时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诸涂。(孔曰:“涂,道也。於道路与相逢。”)
谓孔子曰:“来!予与尔言。”曰:“怀其宝而迷其邦,可谓仁乎?”曰:“不
可。”(马曰:“言孔子不仕,是怀宝也。知国不治而不为政,是迷邦也。”)
“好从事而亟失时,可谓知乎?”曰:“不可。”(孔曰:“言孔子栖栖好从事,
而数不遇,失时,不得为有知。”)“日月逝矣,岁不我与。”(马曰:“年老,
岁月已往,当急仕。”)孔子曰:“诺,吾将仕矣。”(孔曰:“以顺辞免。”)
    [疏]“阳货”至“仕矣”。○正义曰:此章论家臣专恣,孔子逊辞远害之事
也。“阳货欲见孔子”者,阳货,阳虎也。盖名虎,字货。为季氏家臣,而专鲁
国之政,欲见孔子,将使之仕也。“孔子不见”者,疾其家臣专政,故不与相见。
“归孔子豚”者,归,遗也。豚,豕之小者。阳货欲使孔子往谢,因得从容见之,
故遗孔子豚也。“孔子时其亡而往拜之”者,谓伺虎不在家时,而往谢之也。
“遇诸涂”者,涂,道也。孔子既至货家,而反於道路,与相逢也。“谓孔子曰:
来!予与尔言”者,货呼孔子,使来就己,言我与汝有所言也。“曰:怀其宝而
迷其邦,可谓仁乎”者,此阳货谓孔子之言也。宝以喻道德,言孔子不仕,是怀
藏其道德也。知国不治,而不为政,是使迷乱其国也。仕者当拯弱兴衰,使功被
当世,今尔乃怀宝迷邦,可以谓之仁乎?“曰:不可”者,此孔子逊辞,言如此
者,不可谓之仁也。“好从事而亟失时,可谓知乎”者,此亦阳货谓孔子辞。亟,
数也。言孔子栖栖好从事,而数不遇,失时,可谓有知者乎?不得为有知也。
“曰:不可”者,此亦孔子逊辞,言如此者,不可谓之知也。“日月逝矣,岁不
我与”者,此阳货劝孔子求仕之辞。逝,往也。言孔子年者,岁月已往,不复留
待我也,当急求仕。“孔子曰:诺。吾将仕矣”者,诺,应辞也。孔子知其劝仕,
故应答之,言我将求仕,以顺辞免去也。
    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孔曰:“君子慎所习。”)子曰:“唯
上知与下愚不移。”(孔曰:“上知不可使为恶,下愚不可使强贤。”)
    [疏]“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子曰:唯上知与下愚不移”。○正义曰:
此章言君子当慎其所习也。性,谓人所禀受,以生而静者也,未为外物所感,则
人皆相似,是近也。既为外物所感,则习以性成。若习於善则为君子,若习於恶
则为小人,是相远也,故君子慎所习。然此乃是中人耳,其性可上可下,故遇善
则升,逢恶则坠也。孔子又尝曰:唯上知圣人不可移之使为恶,下愚之人不可移
之使强贤。此则非如中人性习相近远也。
    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孔曰:“子游为武城宰。”)夫子莞尔而笑,
(莞尔,小笑貌。)曰:“割鸡焉用牛刀?”(孔曰:“言治小何须用大道。”)
子游对曰:“昔者,偃也闻诸夫子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
(孔曰:“道,谓礼乐也。乐以和人,人和则易使。”)子曰:“二三子!(孔
曰:“从行者。”)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孔曰:“戏以治小而用大道。”)
    [疏]“子之”至“之耳”。○正义曰:此章论治民之道也。“子之武城,闻
弦歌之声”者,之,也。武城,鲁邑名。时子游为武城宰,意欲以礼乐化导於
民,故弦歌。孔子因武城,而闻其声也。“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
者,莞尔,小笑貌。言鸡乃小牲,割之当用小刀,何用解牛之大刀,以喻治小何
须用大道。今子游治小用大,故笑之。“子游对曰:昔者,偃也闻诸夫子曰:君
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者,子游见孔子笑其治小用大,故称名而引
昔闻夫子之言以对之。道,谓礼乐也。礼节人心,乐和人声。言若在位君子学礼
乐则爱养下人也,若在下小人学礼乐则人和而易使也。“子曰:二三子”者,呼
其弟子从行者也。“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者,孔子语其从者,言子游之说
是,我前言戏之以治小而用大道,其实用大是也。
    公山弗扰以费畔,召,子欲往。(孔曰:“弗扰为季氏宰,与阳虎共执季桓
子,而召孔子。”)子路不说,曰:“末之也已,何必公山氏之之也?”(孔曰:
“之,也。无可之则止,何必公山氏之。”)子曰:“夫召我者,而岂徒哉!
如有用我者,吾其为东周乎?”(兴周道於东方,故曰东周。)
    [疏]“公山”至“周乎”。○正义曰:此章论孔子欲不避乱而兴周道也。
“公山弗扰以费畔,召,子欲往”者,弗扰,即《左传》公山不狃也,字子氵曳,
为季氏费邑宰,与阳虎共执季桓子,据邑以畔,来召孔子,孔子欲往从之也。
“子路不说,曰:末之也已,何必公山氏之之也”者,上下二“之”俱训为。
末,无也。已,止也。子路以为,君子当去乱就治,今孔子乃欲就乱,故不喜说,
且曰:无可也则止之,何必公山氏之也?“子曰:夫召我者,而岂徒哉!如
有用我者,吾其为东周乎”者,孔子答其欲往之意也。徒,空也。言夫人召我者,
岂空然哉,必将用我道也。如有用我道者,我则兴周道於东方,其使鲁为周乎!
吾是以不择地而欲往也。○注“弗扰为季氏宰,与阳虎共执季桓子”。○正义曰:
案定五年《左传》曰:“六月,季平子行东野。还,未至,丙申,卒于房。阳虎
将以敛,仲梁怀弗与,曰:‘改步改玉。’阳虎欲逐之,告公山不狃。不狃
曰:‘彼为君也,子何怨焉?’既葬,桓子行东野,及费。子氵曳为费宰,逆劳
於郊,桓子敬之。劳仲梁怀,仲梁怀弗敬。子氵曳怒,谓阳虎:‘子行之乎?’
九月,乙亥,阳虎囚季桓子。”是其事也。至八年,又与阳虎谋杀桓子。阳虎败
而出。至十二年,“季氏将堕费,公山不狃、叔孙辄率费人以袭鲁。国人败诸姑
蔑。二子奔齐。”
    子张问仁於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於天下,为仁矣。”“请问之。”曰:
“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孔曰:“不见侮慢。”)宽则得众,信则
人任焉,敏则有功,(孔曰:“应事疾则多成功。”)惠则足以使人。”
    [疏]“子张”至“使人”。○正义曰:此章明仁也。“子张问仁於孔子”者,
问何如斯可谓之仁也。“孔子曰:能行五者於天下,为仁矣”者,言为仁之道有
五也。“请问之”者,子张复请问五者之目也。“曰:恭,宽,信,敏,惠”者,
此孔子略言为仁五者之名也。“恭则不侮”者,此下孔子又历说五者之事也。言
己若恭以接人,人亦恭以待己,故不见侮慢。“宽则得众”者,言行能宽简则为
众所归也。“信则人任焉”者,言而有信则人所委任也。“敏则有功”者,敏,
疾也,应事敏疾则多成功也。“惠则足以使人”者,有恩惠则人忘其劳也。
    佛召,子欲往。(孔曰:“晋大夫赵简子之邑宰。”)子路曰:“昔者,
由也闻诸夫子曰:‘亲於其身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孔曰:“不入其国。”)
佛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坚乎,磨而
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缁。(孔曰:“磷,薄也。涅,可以染皂。言至坚者磨
之而不薄,至白者染之於涅而不黑,喻君子虽在浊乱,浊乱不能污。”)吾岂匏
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匏,瓠也。言瓠瓜得系一处者,不食故也。吾自食
物,当东西南北,不得如不食之物,系滞一处。)
    [疏]“佛”至“不食”。○正义曰:此章亦言孔子欲不择地而治也。“佛
召,子欲往”者,佛为晋大夫赵简子之中牟邑宰,以中牟畔,来召孔子,孔
子欲往从之也。“子路曰:昔者,由也闻诸夫子曰:亲於其身为不善者,君子不
入也”者,言君子不入不善之国也。“佛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者,
言今佛以中牟畔,则是身为不善,而子欲往,如前言何?“子曰:然,有是言
也”者,孔子答云,虽有此不入不善之言也。“不曰坚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
涅而不缁”者,孔子之意,虽言不入不善,缘君子见几而作,亦有可入之理,故
谓之作譬。磷,薄也。涅,水中黑土,可以染皂。缁,黑色也。人岂不曰,至坚
者磨之而不薄,至白者染之於涅而不黑,以喻君子,虽居浊乱,浊乱不能污也。
“吾岂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者,孔子又为言其欲往之意也。匏,瓠也。瓠
瓜得系一处者,不食故也。吾自食物,当东西南北,不得如不食之物,系滞一处。
江熙云:夫子岂实之公山佛乎?欲往之意,以示无系,以观门人之意。如欲居
九夷,乘桴浮于海耳。子路见形而不及道,故闻乘桴而喜闻,闻之公山而不说,
升堂而未入室,安得圣人之趣?
    子曰:“由也!女闻六言六蔽矣乎?”(六言六蔽者,谓下六事:仁,知,
信,直,勇,刚也。)对曰:“未也。”“居!吾语女。(孔曰:“子路起对,
故使还坐。”)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孔曰:“仁者爱物,不知所以裁之,
则愚。”)好知不好学,其蔽也荡。(孔曰:“荡,无所守。”)好信不好学,
其蔽也贼。(孔曰:“父子不知相为隐之辈。”)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好勇
不好学,其蔽也乱。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孔曰:“狂,妄抵触人。”)
    [疏]“子曰”至“也狂”。○正义曰:此章劝学也。“子曰:由也!女闻六
言六蔽矣乎”者,蔽,谓蔽塞不自见其过也。孔子呼子路而问之曰:“汝尝闻六
言不学而皆蔽塞者乎?”“对曰:未也”者,子路对言,未曾闻也。“居!吾语
女”者,居,由坐也。礼:“君子问更端,则起。”子路起对,故使还坐。吾将
语女也。“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者,此下历说六言六蔽之事也。学者,觉也,
所以觉寤未知也。仁之为行,学则不固,是以爱物好与曰仁。若但好仁,不知所
以裁之,所施不当,则如愚人也。“好知不好学,其蔽也荡”者,明照於事曰知,
若不学以裁之,则其蔽在於荡逸无所守也。“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者,人
言不欺为信,则当信义。若但好信,而不学以裁之,其蔽在於贼害,父子不知相
为隐之辈也。“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者,绞,切也。正人之曲曰直,若好直
不好学,则失於讥刺太切。“好勇不好学,其蔽也乱”者,勇,谓果敢,当学以
知义。若好勇而不好学,则是有勇而无义,则为贼乱。“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
者,狂,犹妄也。刚者无欲,不为曲求。若好恃其刚,不学以制之,则其蔽也妄
抵触人。
    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包曰:“小子,门人也。”)《诗》,可以
兴,(孔曰:“兴,引譬连类。”)可以观,(郑曰:“观风俗之盛衰。”)可
以群,(孔曰:“群居相切差。”)可以怨。(孔曰:“怨刺上政。”)迩之
事父,远之事君,(孔曰:“迩,近也。”)多识於鸟兽草木之名。”子谓伯鱼
曰:“女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
面而立也与?”(马曰:“《周南》、《召南》、《国风》之始。乐得淑女以配
君子,三纲之首,王教之端,故人而不为,如向墙而立。”)
    [疏]“子曰”至“也与”。○正义曰:此章劝人学《诗》也。“子曰:小子
何莫学夫《诗》”者,小子,门人也。莫,不也。孔子呼门人曰:何不学夫《诗》
也。“《诗》,可以兴”者,又为说其学《诗》有益之理也。若能学《诗》,
《诗》可以令人能引譬连类以为比兴也。“可以观”者,《诗》有诸国之风俗,
盛衰可以观览知之也。“可以群”者,《诗》有“如切如磋”,可以群居相切磋
也。“可以怨”者,《诗》有“君政不善则风刺之”,“言之者无罪,闻之者足
以戒”,故可以怨刺上政。“迩之事父,远之事君”者,迩,近也。《诗》有
《凯风》、《白华》,相戒以养,是有近之事父之道也。又有《雅》、《颂》君
臣之法,是有远之事君之道也。言事父与君,皆有其道也。“多识於鸟兽草木之
名”者,言诗人多记鸟兽草木之名以为比兴,则因又多识於此鸟兽草木之名也。
“子谓伯鱼曰:女为《周南》、《召南》矣乎”者,为,犹学也。孔子谓其子伯
鱼曰:女学《周南》、《召南》之诗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
犹正墙面而立也与”者,又为说宜学《周南》、《召南》之意也。墙面,面向墙
也。《周南》、《召南》,《国风》之始,三纲之首,王教之端,故人若学之,
则可以观兴;人而不为,则如面正向墙而立,无所观见也。○注“《周南》”至
“而立”。正义曰:云“《周南》、《召南》,《国风》之始”者,《诗序》云:
“然则《关雎》、《麟趾》之化,王者之风,故系之周公。南,言化自北而南也。
《鹊巢》、《驺虞》之德,诸侯之风也,先王之所以教,故系之召公。《周南》、
《召南》,正始之道,王化之基。”是以《周南》、《召南》二十五篇谓之正国
风,为十五国风之始也。云“乐得淑女以配君子”者,亦《诗·关雎序文》也。
言《二南》皆是正始之道,先美家内之化,是以《关雎》之篇,说后妃心之所乐,
乐得此贤善之女,以配己之君子也。云“三纲之首,王化之端”者,《白虎通》
云:“三纲者何谓?谓君臣、父子、夫妇也。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
有夫妇然後有父子,有父子然後有君臣。《二南》之诗,首论夫妇。文王刑于寡
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是故二国之诗以后妃夫人之德为首,终以《麟趾》、
《驺虞》,言后妃夫人有斯德,兴助其君子,皆可以成功,至于致嘉瑞,故为三
纲之首,王教之端也。
    子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郑曰:“玉,圭璋之属。帛,束帛之属。
言礼非但崇此玉帛而已,所贵者,乃贵其安上治民。”)乐云乐云,锺鼓云乎哉?”
(马曰:“乐之所贵者,移风易俗,非谓锺鼓而已。”)
    [疏]“子曰”至“乎哉”。○正义曰:此章辨礼乐之本也。“子曰:礼云礼
云,玉帛云乎哉”者,玉,圭璋之属;帛,束帛之属,皆行礼之物也。言礼之所
云,岂在此玉帛云乎哉者?言非但崇此玉帛而已,所贵者,在於安上治民。“乐
云乐云,锺鼓云乎哉”者,锺鼓,乐之器也。乐之所贵者,贵其移风易俗,非谓
贵此锺鼓铿锵而已,故孔子叹之。重言之者,深明乐之本不在玉帛锺鼓也。
    子曰:“色厉而内荏,(孔曰:“荏,柔也。为外自矜厉而内柔佞。”)譬
诸小人,其犹穿窬之盗也与?”(孔曰:“为人如此,犹小人之有盗心。穿,穿
壁。窬,窬墙。”)
    [疏]“子曰:色厉而内荏,譬诸小人,其犹穿窬之盗也与?”○正义曰:此
章疾时人体与情反也。厉,矜庄也。荏,柔佞也。穿,穿壁。窬,窬墙也。言外
自矜厉,而内柔佞,为人如此,譬之犹小人,外虽持正,内常有穿壁窬墙窃盗之
心也与。
    子曰:“乡原,德之贼也。”(周曰:“所至之乡,辄原其人情,而为意以
待之,是贼乱德也。。”一曰:“乡,向也,古字同。谓人不能刚毅,而见人辄
原其趣向,容媚而合之,言此所以贼德。”)
    [疏]“子曰:乡原,德之贼也”。○正义曰:此章疾时人之诡随也。旧解有
二:周曰:“所至之乡,辄原其人情,而为意以待之,是贼乱德也。”何晏云:
“一曰:乡,向也,古字同。谓人不能刚毅,而见人辄原其趣向,容媚而合之言,
此所以贼德也。”
    子曰:“道听而涂说,德之弃也。”(马曰:“闻之於道路,则传而说之。”)
    [疏]“子曰:道听而涂说,德之弃也”。○正义曰:此章疾时人不习而传之
也。涂亦道也。言闻之於道路,则於道路传而说之,必多谬妄,为有德者所弃也。
    子曰:“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孔曰:“言不可与事君。”)其未得之也,
患得之。(患得之者,患不能得之,楚俗言。)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无
所不至矣。”(郑曰:“无所不至者,言其邪媚,无所不为。”)
    [疏]“子曰鄙夫”至“至矣”。○正义曰:此章论鄙夫之行也。“子曰:鄙
夫可与事君也与哉”者,言凡鄙之人不可与之事君也。“其未得之也,患得之”
者,此下明鄙夫不可与事君之由也。患得之者,患不能得也。言其初未得事君也,
时常患己不能得事君也。“既得之,患失之”者,言不能任直守道,常忧患失其
禄位也。“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者,苟,诚也。若诚忧失之,则用心顾惜,
窃位偷安,言其邪媚无所不为也。以此故不可与事君也。
    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也。(包曰:“言古者民疾与今时
异。”)古之狂也肆,(包曰:“肆,极意敢言。”)今之狂也荡;(孔曰:
“荡,无所据。”)古之矜也廉,(马曰:“有廉隅。”)今之矜也忿戾;(孔
曰:“恶理多怒。”)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诈而已矣。”
    [疏]“子曰”至“已矣”。○正义曰:此章论今人浇薄,不如古人也。“子
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也”者,亡,无也。言古者淳朴之时,民之行
有三疾,今也浇薄,或是亦无也。言古者民疾与今时异。“古之狂也肆”者,此
下历言三疾也。肆,谓极意敢言,多抵触人也。“今之狂也荡”者,谓忿怒而多
弗戾,恶理多怒。“古之愚也直”者,谓心直而无邪曲。“今之愚也诈而已矣”
者,谓多行欺诈自利也。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王曰:“巧言无实,令色无质。”)
    [疏]“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正义曰:此章与《学而篇》同。弟子
各记所闻,故重出之。
    子曰:“恶紫之夺朱也,(孔曰:“朱,正色。紫,间色之好者。恶其邪好
而夺正色。”)恶郑声之乱雅乐也,(包曰:“郑声,淫声之哀者。恶其乱雅
乐。”)恶利口之覆邦家者。”(孔曰:“利口之人,多言少实,苟能悦媚时君,
倾覆国家。”)
    [疏]“子曰”至“家者”。○正义曰:此章记孔子恶邪夺正也。“恶紫之夺
朱也”者,朱,正色。紫,间色之好者。恶其邪好而夺正色也。“恶郑声之乱雅
乐也”者,郑声,淫声之哀者。恶其淫声乱正乐也。“恶利口之覆邦家”者,利
口之人,多言少实,苟能悦媚时君,倾覆国家也。○注“孔曰”至“正色”。○
正义曰:云“朱,正色。紫,间色”者,皇氏云:正,谓青赤田白黑五方正色。
不正,谓五方间色,绿红碧紫骝黄色是也。青是东方正,绿是东方间。东为木,
木色青。木克土,土色黄,并以所克为间,故绿色青黄也。朱是南方正,红是南
方间。南为火,火色赤。火克金,金色白,故红色赤白也。白是西方正,碧是西
方间。西为金,金色白。金克木,木色青,故碧色青白也。黑是北方正,紫是北
方间。北方水,水色黑。水克火,火色赤,故紫色赤黑也。黄是中央正,骝黄是
中央间。中央土,土色黄。土克水,水色黑,故骝黄色黄黑也。
    子曰:“予欲无言。”子贡曰:“子如不言,则小子何述焉?”(言之为益
少,故欲无言。)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疏]“子曰”至“言哉”。○正义曰:此章戒人慎言也。“子曰:予欲无言”
者,君子讷於言而敏於行,以言之为益少,故欲无言。“子贡曰:子如不言,则
小子何述焉”者,小子,弟子也。子贡闻孔子不欲言,故告曰:“夫子若不言,
则弟子等何所传述?”“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者,
此孔子举天亦不言而令行以为譬也。天何尝有言语哉?而四时之令递行焉,百物
皆依时而生焉,天何尝有言语教命哉?以喻人若无言,但有其行,不亦可乎!
    孺悲欲见孔子,孔子辞以疾。将命者出户,取瑟而歌,使之闻之。(孺悲,
鲁人也。孔子不欲见,故辞之以疾。为其将命者不已,故歌令将命者悟,所以令
孺悲思之。)
    [疏]“孺悲”至“闻之”。○正义曰:此章盖言孔子疾恶也。“孺悲欲见孔
子,孔子辞以疾”者,孺悲,鲁人也。来欲见孔子,孔子不欲见,故辞之以疾也。
“将命者出户,取瑟而歌,使之闻之”者,将犹奉也。奉命者,主人传辞出入人
也。初,将命者来,入户言孺悲求见,夫子辞之以疾。又为将命者不已,故取瑟
而歌,令将命者闻之而悟,己无疾,但不欲见之,所以令孺悲思之。
    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
乐必崩。旧既没,新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马曰:“《周书·月
令》有更火之文。春取榆柳之火,夏取枣杏之火,季夏取桑柘之火,秋取柞酋
之火,冬取槐檀之火。一年之中,钻火各异木,故曰改火也。”)子曰:“食夫
稻,衣夫锦,於女安乎?”曰:“安。”“女安,则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旨
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孔曰:“旨,美
也。责其无仁恩於亲,故再言‘女安,则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
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怀。(马曰:“子生未三岁,为父母所怀抱。”)
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孔曰:“自天子达於庶人。”)予也有三年之爱
於其父母乎!”(孔曰:“言子之於父母,‘欲报之恩,昊天罔极’,而予也有
三年之爱乎!”)
    [疏]“宰我”至“母乎”。○正义曰:此章论三年丧礼也。“宰我问:三年
之丧,期已久矣”者,《礼·丧服》为至亲者三年。宰我嫌其期月大远,故问於
夫子曰:“三年之丧,期已久矣乎?”“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
乐必崩”者,此宰我又说丧不可三年之义也。言礼检人迹,乐和人心,君子不可
斯须去身。惟在丧则皆不为也。不为既久,故礼坏而乐崩也。“旧既没,新
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者,宰我又言,三年之丧,一期为足之意也。夫人
之变迁,本依天道。一期之间,则旧已没,新已成。钻木出火谓之燧。言钻
燧者又已改变出火之木。天道万物既已改新,则人情亦宜从旧,故丧礼但一期而
除,亦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锦,於女安乎”者,孔子见宰我言至亲之
丧,欲以期断,故问之。言礼为父母之丧,既殡,食粥,居倚庐,斩衰三年。期
而小祥,食菜果,居垩室,练冠纟原缘,要不除。今女既期之後,食稻衣锦,
於女之心,得安否乎?“曰:安”者,宰我言,既期除丧,即食稻衣锦,其心安
也。“女安,则为之”者,孔子言,女心安,则自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旨
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者,孔子又为说不可
安之礼。旨,美也。言君子之居丧也疾,即饮酒食肉,虽食美味,不以为甘,虽
闻乐声,不以为乐,寝苫枕块,居处不求安也。故不为食稻衣锦之事。今女既心
安,则任自为之。责其无仁恩於亲,故再言“女安,则为之”。“宰我出。子曰:
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怀”者,予,宰我名。宰我方当愚执,
夫子不欲面斥其过,故宰我既问而出去,孔子对二三子言曰:夫宰予不仁於父母
也!凡人子生未三岁,常为父母所怀抱,既三年,然後免离父母之怀。是以圣人
制丧礼,为父母三年。“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者,通,达也。谓上自天
子,下达庶人,皆为父母三年,故曰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於其父母乎”者,
为父母爱己,故丧三年。今予也不欲行三年之服,是有三年之恩爱於父母乎?○
注“马曰”至“火也”。○正义曰:云“《周礼·月令》有更火之文”者,《周
书》,孔子所删《尚书》百篇之馀也,晋成康中得之汲冢,有《月令》篇,其辞
今亡。案《周礼》“司掌行火之政令,四时变国火,以救时疾”。郑玄注云:
“行犹用也。变犹易也。”郑司农说以《鄹子》曰:“春取榆柳之火,夏取枣杏
之火,季夏取桑柘之火,秋取柞酋之火,冬取槐檀之火。”其文与此正同。释
者云:“榆柳青故春用之,枣杏赤故夏用之,桑柘黄故季夏用之,柞酋白故秋
用之,槐檀黑故冬用之。”○注“孔曰:自天子达於庶人”。○正义曰:《礼记
·三年问》云:“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郑玄云:“达,谓自天子至於
庶人。”《丧服四制》曰:“此丧之所以三年,贤者不得过,不肖者不得不及。”
《檀弓》曰:“先王制礼也,过之者俯而就之,不至焉者而及之也。”圣人虽
以三年为文,其实二十五月而毕,若驷之过隙,然而遂之,则是无穷也,故先王
为之立中制节,壹使足以成文理则释之矣。《丧服四制》曰:“始死,三日不怠,
三月不解,期悲哀。三年忧,恩之杀也。”故孔子云:“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
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达丧也。”所以丧必三年为制也。○注“孔曰”至
“爱乎”。○正义曰: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者,《小雅·蓼莪》文。郑笺
云:“之犹是也。我欲报父母是德,昊天乎,我心无极。”云“予也有三年之爱
乎”者,言宰予不欲服丧三年,是无三年之爱也。缪协云:“尔时礼坏乐崩,三
年不行。宰我大惧其往,以为圣人无微旨以戒将来,故假时人之谓,启愤於夫子,
义在屈己以明道也。”
    子曰:“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不有博奕者乎?为之,犹贤乎已。”
(马曰:“为其无所据乐,善生淫欲。”)
    [疏]“子曰”至“乎已”。○正义曰:此章疾人之不学也。“子曰:饱食终
日,无所用心,难矣哉”者,言人饱食终日,於善道无所用心,则难以为处矣哉。
“不有博奕者乎?为之,犹贤乎已”者,贤,胜也。已,止也。博,《说文》作
{博},扃戏也,六箸十二也。古者乌胄作{博}。围谓之奕。《说文》弈
从廾,言竦两手而执之。棋者所执之子,以子围而相杀,故谓之围棋。围称弈
者,又取其落弈之义也。夫子为其饱食终日,无所据乐,善生淫欲,故教之曰:
“不有博弈之戏者乎?若其为之,犹胜乎止也。”欲令据此为乐,则不生淫欲也。
    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
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
    [疏]“子路”至“为盗”。○正义曰:此章抑子路也。“子路曰:君子尚勇
乎”者,子路有勇,意谓勇可崇尚,故问於夫子曰:“君子当尚勇乎?“子曰:
君子义以为上”者,言君子不尚勇而上义也。上即尚也。“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
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者,君子指在位者,合宜为义。言在位之人,有勇而无义,
则为乱逆。在下小人,有勇而无义,则为盗贼。
    子贡曰:“君子亦有恶乎?”子曰:“有恶:恶称人之恶者,(包曰:“好
称说人之恶,所以为恶。”)恶居下流而讪上者,(孔曰:“讪,谤毁。”)恶
勇而无礼者,恶果敢而窒者。”(马曰:“窒,窒塞也。”)曰:“赐也亦有恶
乎?”“恶徼以为知者,(孔曰:“徼,抄也。抄人之意,以为己有。”)恶不
孙以为勇者,恶讦以为直者。”(包曰:“讦,谓攻发人之阴私。”)
    [疏]“子贡”至“直者”。○正义曰:此章论人有恶行可憎恶也。“子贡曰:
君子亦有恶乎”者,君子谓夫子也。子贡问:夫子之意亦有憎恶者乎?“子曰:
有恶”者,答言有所憎恶也。“恶称人之恶”者,谓好称说人之恶,所以恶之。
“恶居下流而讪上”者,讪,谤毁也。谓人居下位而谤毁在上,所以恶之也。
“恶勇而无礼”者,勇而无礼义为乱,所以恶之也。“恶果敢而窒”者,窒,谓
窒塞。谓好为果敢,窒塞人之善道,所以恶之也。“曰:赐也亦有恶乎”者,子
贡言,赐也亦有所憎恶也。“恶徼以为知”者,徼,抄也。礼“毋抄说”,若抄
人之意,以为己有,所以恶之。“恶不孙以为勇”者,孙,顺也。君子义以为勇。
若以不顺为勇者,亦可恶也。“恶讦以为直”者,讦,谓攻发人之阴私也。人之
为直,当自直。己若攻发他人阴私之事,以成已之直者,亦可恶也。
    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疏]“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正义曰:
此章言女子与小人皆无正性,难畜养。所以难养者,以其亲近之则多不孙顺,疏
远之则好生怨恨。此言女子,举其大率耳。若其禀性贤明,若文母之类,则非所
论也。
    子曰:“年四十而见恶焉,其终也已。”(郑曰:“年在不惑而为人所恶,
终无善行。”)
    [疏]“子曰:年四十而见恶焉,其终也已”。○正义曰:此章言人年四十犹
为恶行,而见憎恶於人者,则是其终无善行也已。以其年在不惑,而犹为人所恶,
必不能追改故也。

 

 

 

 

 

 

 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