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疏》卷三·八佾第三

[日期:2009-03-06   来源:  作者:   ]
●卷三·八佾第三
    [疏]正义曰:前篇论为政。为政之善,莫善礼乐,礼以安上治民,乐以移风
易俗,得之则安,失之则危,故此篇论礼乐得失也。
    孔子谓季氏,“八佾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马曰:“孰,谁
也。佾,列也。天子八佾,诸侯六,卿大夫四,士二。八人为列,八八六十四人。
鲁以周公故受王者礼乐,有八佾之舞。季桓子僭於其家庙舞之,故孔子讥之。”)
    [疏]“孔子”至“忍也”。○正义曰:此章论鲁卿季氏僭用礼乐之事。“孔
子谓季氏,八佾舞於庭”者,谓者,评论之称。季氏,鲁卿,於时当桓子也。佾,
列也。舞者八人为列,八八六十四人。桓子用此八佾舞於家庙之庭,故孔子评论
而讥之。“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者,此孔子所讥之语也。孰,谁也。人之僭
礼,皆当罪责,不可容忍。季氏以陪臣而僭天子,最难容忍,故曰:“若是可容
忍,他人更谁不可忍也?”○注“马曰”至“讥之”。○正义曰:“孰,谁”,
《释诂》文。“佾,列”,书传通训也。云“天子八佾,诸侯六,大夫四,士二”
者,隐五年《左传》文也。云“八人为列,八八六十四人”者,杜预、何休说如
此。其诸侯用六者,六六三十六人。大夫四,四四十六人。士二,二二四人。服
虔以用六为六八四十八人,大夫四为四八三十二人,士二为二八十六人。今以舞
势宜方,行列既减,即每行人数亦宜减,故同何、杜之说。天子所以八佾者,案
隐五年《左传》:“考仲子之宫将万焉。公问羽数於众仲,对曰:‘天子用八,
诸侯用六,大夫四,士二。’夫舞所以节八音而行八风,故自八以下。”杜预云:
“唯天子得尽物数,故以八为列,诸侯则不敢用八。”所谓八音者,金、石、土、
革、丝、木、匏、竹也。郑玄云:“金,锺也。石,磬也。土,埙也。革,
鼓鼗也。丝,琴瑟也。木,也。匏,笙也。竹,管箫也。”所谓八风者,服
虔以为八卦之风:“乾音石,其风不周。坎音革,其风广莫。艮音匏,其风融,
震音竹,其风明庶。巽音木,其风清明。离音丝,其风景。坤音土,其风凉。兑
音金,其风阊阖。”又《易纬·通卦验》云:“立春调风至,春分明庶风至,立
夏清明风至,夏至景风至,立秋凉风至,秋分阊阖风至,立冬不周风至,冬至广
莫风至。”是则天子之舞,所以节八音而行八风,故八佾也。云“鲁以周公之故
受王者礼乐,有八佾之舞”者,此释季氏所以得僭之由,由鲁得用之也。案《礼
记·祭统》云:“昔者,周公且有勋劳於天下,成王、康王赐之以重祭,朱干玉
戚以舞《大武》,八佾以舞《大夏》。此天子之乐也,重周公,故以赐鲁。”又
《明堂位》曰:“命鲁公世世祀周公以天子之礼乐。”是受王者礼乐也。然王者
礼乐唯得於文王、周公庙用之,若用之他庙,亦为僭也,故昭二十五年《公羊传》
称昭公谓子家驹曰:“吾何僭哉?”答曰:“朱干玉戚以舞《大夏》,八佾以舞
《大武》,此皆天子之礼也。”是昭公之时,僭用他庙也。云“季桓子僭於家庙
舞之,故孔子讥之”者,案《经》但云季氏,知是桓子者,以孔子与桓子同时,
亲见其事而讥之,故知桓子也。何休云:“僭,齐也,下效上之辞。”季氏,陪
臣也,而效君於上,故云僭也。大夫称家。《祭法》:“大夫三庙。”此《经》
又言“於庭”。鲁之用乐,见於经传者,皆据庙中祭祀时,知此亦僭於其家庙舞
之,故孔子讥之也。
    三家者以《雍》彻。(马曰:“三家,谓仲孙,叔孙,季孙。《雍》,《周
颂·臣工》篇名。天子祭於宗庙,歌之以彻祭。今三家亦作此乐。”)子曰:
“‘相维辟公,天子穆穆’,奚取於三家之堂?”(包曰:“辟公,谓诸侯及二
王之後。穆穆,天子之容貌。《雍》篇歌此者,有诸侯及二王之後来助祭故也。
今三家但家臣而已,何取此义而作之於堂邪?”)
    [疏]“三家”至“之堂”。○正义曰:此章讥三家之僭也。“三家者以《雍》
彻”者,此弟子之言,将论夫子所讥之语,故先设此文以为首引。三家,谓仲孙、
叔孙、季孙。《雍》,《周颂·臣工》篇名。天子祭於宗庙,歌之以彻祭。今三
家亦作此乐以彻祭,故夫子讥之。“子曰:‘相维辟公,天子穆穆’,奚取於三
家之堂”者,此夫子所讥之语也。先引《诗》文,後言其不可取之理也。“相维
辟公,天子穆穆”者,此《雍》诗之文也。相,助也;维,辞也;辟公,谓诸侯
及二王之後;穆穆,天子之容貌。《雍》篇歌此者,有诸侯及二王之後来助祭故
也。今三家但家臣而已,何取此义而作之於堂乎?○注“马曰”至“此乐”。○
正义曰:三孙同是鲁桓公之後。桓公子庄公为君,庶子公子庆父、公子叔牙、
公子季友。仲孙是庆父之後,叔孙是叔牙之後,季孙是季友之後。其後子孙皆以
其仲、叔、季为氏,故有此氏。并是桓公子孙,故俱称孙也。至仲孙氏後世改仲
曰孟。孟者,庶长之称也。言已是庶,不敢与庄公为伯仲叔季之次,故取庶长为
始也。云:《雍》,《周颂·臣工》篇名”者,即《周颂·臣工之什》第七篇也。
“天子祭於宗庙,歌之以彻祭”者,案《周礼·乐师》云:“及彻,帅学士而歌
彻。”郑玄云:“彻者,歌《雍》。”又《小师》云:“彻歌。”郑云:“於有
司彻而歌《雍》。”是知天子祭於宗庙,歌之以彻祭也。今三家亦作此乐,故夫
子讥之也。○注“包曰”至“堂邪”。○正义曰:云:“辟公,谓诸侯及二王之
後”者,此与《毛传》同。郑玄以“辟为卿士,公谓诸侯”为异,馀亦同也。云
“穆穆,天子之容貌”者,《曲礼》云:“天子穆穆。”《尔雅·释诂》云:
“穆穆,美也。”是天子之容貌,穆穆然美也。云“《雍》篇歌此者,有诸侯及
二王之後来助祭故也”者,将言无诸侯及二王之後助祭,则不可歌也。云“今三
家但家臣而已,何取此义而作之於堂邪”者,卿大夫称家。家臣,谓家相邑宰之
属来助祭耳,何取此《雍》诗之义而奏作於堂邪?邪,语辞。鲁用天子礼乐以
《雍》彻,由是三家僭之也。
    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包曰:“言人而不仁,
必不能行礼乐。”)
    [疏]“子曰”至“乐何”。○正义曰:此章言礼乐资仁而行也。“人而不仁,
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者,如,奈也。言人而不仁,奈此礼乐何?谓必不
能行礼乐也。
    林放问礼之本。(郑曰:“林放,鲁人。”)子曰:“大哉问!礼,与其奢
也,宁俭。丧,与其易也,宁戚。”(包曰:“易,和易也。言礼之本意,失於
奢,不如俭;丧,失於和易,不如哀戚。”)
    [疏]“林放”至“宁戚”。○正义曰:此章明礼之本意也。“林放问礼之本”
者,林放,鲁人也。问於夫子,礼之本意如何?“子曰:大哉问”者,夫子将答
礼本,先叹美之也。礼之末节,人尚不知,林放能问其本,其意非小,故曰“大
哉问”也。“礼,与其奢也,宁俭。丧,与其易也,宁戚”者,此夫子所答礼本
也。奢,汰侈也。俭,约省也。易,和易也。戚,哀戚也。与,犹等也。奢与俭、
易与戚等,俱不合礼,但礼不欲失於奢,宁失於俭;丧不欲失於易,宁失於戚。
言礼之本意,礼失於奢不如俭,丧失於和易不如哀戚。
    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包曰:“诸夏,中国。亡,无
也。”)
    [疏]“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正义曰:此章言中国礼义
之盛,而夷狄无也。举夷狄,则戎蛮可知。诸夏,中国也。亡,无也。言夷狄虽
有君长而无礼义,中国虽偶无君,若周、召共和之年,而礼义不废,故曰:“夷
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注“包曰:诸夏,中国”。○正义曰:此及闵
元年《左氏传》皆言诸夏。襄四年《左传》:“魏绛云:‘诸夷必叛。’”华夏
皆谓中国,而谓之华夏者,夏,大也。言有礼仪之大,有文章之华也。
    季氏旅於泰山。子谓冉有曰:“女弗能救与?”(马曰:“旅,祭名也。礼,
诸侯祭山川在其封内者。今陪臣祭泰山,非礼也。冉有,弟子冉求,时仕於季氏。
救,犹止也。”)对曰:“不能。”子曰:呜呼!曾谓泰山不如林放乎?(包曰:
“神不享非礼。林放尚知问礼,泰山之神反不如林放邪?欲诬而祭之。”)
    [疏]“季氏”至“放乎”。○正义曰:此章讥季氏非礼祭泰山也。“季氏旅
於泰山”者,旅,祭名也。礼,诸侯祭山川在其封内者。今陪臣祭泰山,非礼也。
“子谓冉有曰:女弗能救与”者,冉有,弟子冉求,时仕於季氏。救,犹止也。
夫子见季氏非礼而祭泰山,故以言谓弟子冉有曰:“汝既臣於季氏,知其非礼,
即合谏止。女岂不能谏止与?”与,语辞。“对曰:不能”者,言季氏僭滥,已
不能谏止也。“子曰:呜呼!曾谓泰山不如林放乎”者,孔子叹其失礼,故曰呜
呼。曾之言则也。夫神不享非礼。林放尚知问礼,况泰山之神,岂反不如林放乎?
而季氏欲诬罔而祭之也?言泰山之神必不享季氏之祭。若其享之,则是不如林放
也。○注“马曰”至“止也”。○正义曰:云:“旅,祭名”者,《周礼·太宗
伯职》云:“国有大故,明旅上帝及四望。”郑注云:“故,谓凶。旅,陈也,
陈其祭事以祈焉,礼不如祀之备也。”故知“旅,祭名”也。云“礼,诸侯祭山
川在其封内者“,《王制》云“诸侯祭名山大川之在其地者”是也。云“今陪臣
祭泰山,非礼也”者,陪,重也。诸侯既为天子之臣,故谓诸侯之臣为陪臣。泰
山在鲁封内,故鲁得祭之。今季氏亦祭,故云非礼。云“冉有,弟子冉求”者,
《史记·弟子传》云:“冉求字子有,少孔子二十九岁。”郑玄曰:“鲁人。”
    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孔曰:“言於射而後有争。”)揖让而
升,下而饮。(王曰:“射於堂,升及下皆揖让而相饮。”)其争也君子。”(
马曰:“多饮少,君子之所争。”)
    [疏]“子曰”至“君子”。○正义曰:此章言射礼有君子之风也。“君子无
所争”者,言君子之人,谦卑自牧,无所竞争也。“必也射乎”者,君子虽於他
事无争,其或有争,必也於射礼乎!言於射而後有争也。“揖让而升,下而饮”
者,射礼於堂,将射升堂,及射毕而下,胜饮不胜,其耦皆以礼相揖让也。“其
争也君子”者,射者争中正鹄而已,不同小人厉色援臂,故曰“其争也君子”。
○注“孔曰:言於射而後有争”。○正义曰:郑注《射义》云:“饮射爵者亦揖
让而升降。胜者袒,决遂,执张弓。不胜者袭,说决拾,左手,右加弛弓於其
上而升饮。君子耻之,是以射则争中。”是於射而後有争。○注“王曰”至“相
饮”。○正义曰:云“射於堂,升及下皆揖让而相饮”者,《仪礼·大射》云:
“耦进,上射在左并行,当阶北面揖,及阶揖,升堂揖,皆当其物,北面揖,及
物揖。射毕,北面揖,揖如升射。”是射时升降揖让也。《大射》又云:“饮射
爵之时,胜者皆袒,决遂,执张弓,不胜者皆袭,说决拾,左手,右加弛弓于
其上,遂以执付,揖如始升射。及阶,胜者先升,升堂少右,不胜者进北面坐,
取丰上之觯,立,卒觯,坐奠於丰下。兴揖,不胜者先降。”是饮射爵之时揖让
升降也。○注“马曰多”至“所争”。○正义曰:云:“多饮少”者,,
筹也。《乡射记》曰“箭筹八十,长尺有握,握素”是也。多谓胜者,少谓
不胜者,胜饮不胜而相揖让,故曰君子之所争也。
    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马曰:
“倩,笑貌。盼,动目貌。绚,文貌。此上二句在《卫风·硕人》之二章,其下
一句逸也。”)子曰:“绘事後素。”(郑曰:“绘,画文也。凡绘画先布众色,
然後以素分布其间,以成其文,喻美女虽有倩盼美质,亦须礼以成之。”)曰:
“礼後乎?”(孔曰:“孔子言绘事後素,子夏闻而解,知以素喻礼,故曰礼後
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包曰:“予,我也。
孔子言,子夏能发明我意,可与共言《诗》。”)
    [疏]“子夏”至“《诗》己矣”。○正义曰:此章言成人须礼也。“子夏问
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者,倩,笑貌;盼,动目貌;
绚,文貌。此《卫风·硕人》之篇,闵庄姜美而不见答之诗也。言庄姜既有巧笑、
美目、倩盼之容,又能以礼成文绚然。素,喻礼也。子夏读《诗》,至此三句,
不达其旨,故问夫子何谓也。“子曰:绘事後素”者,孔子举喻以答子夏也。绘,
画文也。凡绘画先布众色,然後以素分布其间,以成其文,喻美女虽有倩盼美质,
亦须礼以成之也。“曰:礼後乎”者,此子夏语。子夏闻孔子言绘事後素,即解
其旨,知以素喻礼,故曰礼後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
者,起,发也;予,我也;商,子夏名。孔子言,能发明我意者,是子夏也,始
可与共言《诗》也。○注“马曰”至“逸也”。○正义曰:云:“此上二句在
《卫风·硕人》之二章”者,案今《毛诗·硕人》四章,章七句,其二章曰“手
如柔荑,肤如凝脂,倾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是
也。云“其下一句逸”者,今《毛诗》无此一句,故曰逸,言亡逸也。○注“郑
曰”至“成之”。○正义曰:案《考工记》云“画绘之事,杂五色”,下云:
“画缋之事,後素功”,是知凡绘画先布众色,然後以素分布其间,以成其文章
也。
    子曰:“夏礼,吾能言之,不足徵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徵也。(包
曰:“徵,成也。杞、宋,二国名,夏、殷之後。夏、殷之礼,吾能说之,杞、
宋之君不足以成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徵之矣。”(郑曰:“献,
犹贤也。我不以礼成之者,以此二国之君文章贤才不足故也。”)
    [疏]“子曰”至“徵之矣”。○正义曰:此章言夏、商之後不能行先王之礼
也。“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徵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徵也”者,徵,成
也。杞、宋二国,言夏、殷之後也。孔子言,夏、殷之礼,吾能说之,但以杞、
宋之君ウ弱,不足以成之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徵之矣”者,此又言
不足徵之意。献,贤也。孔子言,我不以礼成之者,以此二国之君文章贤才不足
故也。○注“包曰”至“成也”。○正义曰:“徵,成”,《释诂》文。云“杞、
宋二国名,夏、殷之後”者,《乐记》云:“武王克殷,下车而封夏后氏之後於
杞,封殷之後於宋”是也。
    子曰:“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观之矣。”(孔曰:“、之礼,为序
昭穆,故毁庙之主及群庙之主皆合食於太祖。灌者,酌郁鬯灌於太祖,以降神也。
既灌之後,列尊卑,序昭穆。而鲁逆祀,跻僖公,乱昭穆,故不欲观之矣。”)
    [疏]“子曰: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观之矣”。○正义曰:此章言鲁祭
非礼之事。者,五年大祭之名。灌者,将祭,酌郁鬯於太祖,以降神也。既灌
之後,列尊卑,序昭穆。而鲁逆祀,跻僖公,乱昭穆,故孔子曰:“祭自既灌
己往,吾则不欲观之也。”○注“孔曰”至“观之”。○正义曰:云:“之
礼,为序昭穆,故毁庙之主及群庙之主皆合食於太祖”者,郑玄曰:“鲁礼,三
年丧毕,而於太祖。明年,春於群庙。自尔之後五年而再殷祭,以远主初始
入祧,新死之主又当与先君相接,故礼因是而为大祭,以审序昭穆,故谓之。
者,谛也,言使昭穆之次审谛而不乱也。”者,合也。文二年《公羊传》曰
“大者何?合祭也。其合祭奈何?毁庙之主陈于太祖,未毁庙之主皆升合食於
太祖”是也。云“灌者,酌郁鬯灌於太祖,以降神”者,《郊特牲》云:“周人
尚臭,灌用鬯臭,郁合鬯,臭阴达於渊泉,灌以圭璋,用玉气也。既灌,然後迎
牲,致阴气也。”郑注云:“灌,谓以圭瓒酌鬯,始献神也。”郁,郁金草,
酿为酒,煮郁金草和之,其气芬芳调畅,故曰郁鬯。言未杀牲,先酌郁鬯酒灌
地,以求神於太祖庙也。云“既灌之後,列尊卑,序昭穆”者,言既灌地降神之
後,始列木主,以尊卑陈列太祖前。太祖东乡,昭南乡,穆北乡。其馀孙从王父,
父曰昭,子曰穆。昭取其乡明,穆取其北面尚敬。三年一,五年一,所以
异於者,毁庙之主,陈於太祖,与同;未毁庙之主,则各就其庙而祭也。云
“而鲁逆祀,跻僖公,乱昭穆,故不欲观之”者,《春秋》“文二年秋八月丁卯,
大事于太庙,跻僖公”。《公羊传》曰:“跻者何?升也。何言乎升僖公?讥。
何讥尔?逆祀也。”何休云:“升,谓西上礼。昭穆,指父子。近取法《春秋》
惠公与庄公当同南面西上,隐、桓与闵、僖亦当同北面西上,继闵者在下。文公
缘僖公於闵公为庶兄,置僖公於闵公上,失先後之义,故讥之。”是知当闵在僖
上。今升僖先闵,故云逆祀。二公位次之逆,非昭穆乱也。此注云“乱昭穆”,
及《鲁语》云“将跻僖公,宗有司曰:‘非昭穆也。’弗忌曰:‘我为宗伯,明
者为昭,其次为穆,何常之有?’”如彼所言,又似闵、僖异昭穆者,位次之逆,
如昭穆之乱,假昭穆以言之,非谓异昭穆也。若兄弟相代,即异昭穆,设今兄弟
四人皆立为君,则祖父之庙即己从毁,知其理必不然,故先儒无作此说。以此逆
祀失礼,故孔子不欲观之也。
    或问之说。子曰:“不知也。(孔曰:“答以不知者,为鲁讳。”)知其
说者之於天下也,其如示诸斯乎!”指其掌。(包曰:“孔子谓或人,言知礼
之说者,於天下之事,如指示掌中之物,言其易了。”)
    [疏]“或问”至“其掌”。○正义曰:此章言讳国恶之礼也。“或问之说”
者,或人问孔子,祭之礼其说何如?”子曰:不知也”者,孔子答言,不知
礼之说。答以不知者,为鲁讳。讳国恶,礼也。若其说之,当云“之礼,序昭
穆”。时鲁跻僖公,乱昭穆,说之则彰国之恶,故但言不知也。“知其说者之於
天下也,其如示诸斯乎也”者,诸,於也;斯,此也。孔子既答或人以不知礼
之说,若不更说,恐或人以为己实不知,无以明其讳国恶,且恐後世以为,祭
之礼,圣人不知,而致废绝,更为或人言此也。言我知礼之说者,於天下之事
中,其如指示於此掌中之物。言其易了也。“指其掌”者,此句弟子作《论语》
时言也。当时孔子举一手伸掌,以一手指之,以示或人,曰:“其如示诸斯乎!”
弟子等恐人不知示诸斯谓指示何等物,故著此一句,言是时夫子指其掌也。
    祭如在,(孔曰:“言事死如事生。”)祭神如神在。(孔曰:“谓祭百神。”)
子曰:“吾不与祭,如不祭。”(包曰:“孔子或出或病而不自亲祭,使摄者为
之,不致肃敬於心,与不祭同。”)
    [疏]“祭如在”至“不祭”。○正义曰:此章言孔子重祭礼。“祭如在”者,
谓祭宗庙必致其敬,如其亲存。言事死如事生也。“祭神如神在”者,谓祭百神
亦如神之存在而致敬也。“子曰:吾不与祭,如不祭”者,孔子言,我若亲行祭
事,则必致其恭敬。我或出或病,而不自亲祭,使人摄代己为之,不致肃敬於心,
与不祭同。○注“谓祭百神”。○正义曰:百神谓宗庙之外皆是。言百神,举成
数。
    王孙贾问曰:“与其媚於奥,宁媚於灶,何谓也?”(孔曰:“王孙贾,卫
大夫。奥,内也。以喻近臣。灶,以喻执政。贾,执政者,欲使孔子求昵之,微
以世俗之言感动之也。”)子曰:“不然。获罪於天,无所祷也。”(孔曰:
“天,以喻君。孔子拒之曰:如获罪於天,无所祷於众神。”)
    [疏]“王孙”至“祷也”。○正义曰:此章言夫子守礼,不求媚於人也。
“王孙贾”者,卫执政大夫也。“问曰:与其媚於奥,宁媚於灶,何谓也”者,
媚,趣乡也;奥,内也,谓室内西南隅也,以其隐奥,故尊者居之。其处虽尊,
而闲静无事,以喻近臣虽尊,不执政柄,无益於人也。灶者,饮食之所由,虽
处卑亵,为家之急用,以喻国之执政,位虽卑下,而执赏罚之柄,有益於人也。
此二句,世俗之言也。言与其趣於静之处,宁若趣於急用之灶,以喻其求於
无事之近臣,宁若求於用权之执政。王孙贾时执国政,举於二句,佯若不达其
理,问於孔子曰:“何谓也?”欲使孔子求媚亲昵於己,故微以世俗之言感动
之也。“子曰:不然。获罪於天,无所祷也”者,孔子拒贾之辞也。然,如此
也。言我则不如世俗之言也。天,以喻君。获,犹得也。我道之行否,由於时
君,无求於众臣。如得罪於天,无所祷於众神。
    子曰:“周监於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孔曰:“监,视也。言周
文章备於二代,当从之。”)
    [疏]“子曰”至“从周”。○正义曰:此章言周之礼文犹备也。“周监於二
代,郁郁乎文哉”者,监,视也。二代,谓夏、商。郁郁,文章貌。言以今周代
之礼法文章,回视夏、商二代,则周代郁郁乎有文章哉。“吾从周”者,言周之
文章备於二代,故从而行之也。
    子入太庙,(包曰:“太庙,周公庙。孔子仕鲁,鲁祭周公而助祭也。”)
每事问。或曰:“孰谓鄹人之子知礼乎?入太庙,每事问。”(孔曰:“鄹,孔
子父叔梁纥所治邑。时人多言孔子知礼,或人以为,知礼者不当复问。”)子闻
之,曰:“是礼也。”(孔曰:“虽知之,当复问,慎之至也。”)
    [疏]“子入”至“礼也”。○正义曰:此章言夫子慎礼也。“子入太庙”者,
子,谓孔子。太庙,周公庙。孔子仕鲁,鲁祭周公而助祭,故得入之也。“每事
问”者,言太庙之中,礼器之属,每事辄问於令长也。“或曰:孰谓鄹人之子知
礼乎?入太庙,每事问”者,孰,谁也。鄹人,鲁鄹邑大夫孔子父叔梁纥也。或
有人曰:“谁谓鄹大夫之子知礼者也?”时人多言孔子知礼,或人以为,知礼者
不当复问,何为入太庙而每事问乎?意以为孔子不知礼。“子闻之,曰:是礼也”
者,孔子闻或人之讥,乃言其问之意,以宗庙之礼当须重慎,不可轻言,虽已知
之,更当复问,慎之至也。○注“包曰”至“助祭也”。○正义曰:云“太庙,
周公庙”者,文十三年《公羊传》曰:“周公称太庙,鲁公称世室,群公称宫。”
故知“太庙,周公庙也”。云“孔子仕鲁”者,《史记·孔子世家》云:“孔子
贫且贱。及长,尝为季氏吏,料量平。尝为司职吏而畜蕃息。由是为司空。其後
定公以孔子为中都宰,一年,四方皆则之。由中都宰为司空,由司空为大司寇,
摄相事。”是仕鲁,由是故得与助祭也。○注“孔曰”至“复问”。○正义曰:
云“鄹,孔子父叔梁纥所治邑”者,古谓大夫守邑者,以邑冠之,呼为某人。孔
子父,鄹邑大夫,《左传》称鄹人纥,故此谓孔子为鄹人之子也。《左传》成二
年云:“新筑人仲叔于奚。”杜注云:“于奚守新筑大夫。”即此类也。
    子曰:“射不主皮,(马曰:“射有五善焉:一曰和志,体和。二曰和容,
有容仪。三曰主皮,能中质。四曰和颂,合《雅》、《颂》。五曰兴武,与舞同。
天子三侯,以熊虎豹皮为之,言射者不但以中皮为善,亦兼取和容也。”)为力
不同科,古之道也。”(马曰:“为力,力役之事。亦有上中下,设三科焉,故
曰不同科。”)
    [疏]“子曰”至“古之道也”。○正义曰:此章明古礼也。“射不主皮”者,
言古者射礼,张布为侯,而栖熊虎豹之皮於中而射之。射有五善焉,不但以中皮
为善,亦兼取礼乐容节也。周衰礼废,射者无复礼容,但以主皮为善,故孔子抑
之云:“古之射者不主皮也。”“为力不同科”者,言古者为力役之事,亦有上
中下,设三科焉。周衰政失,力役之事,贫富兼并,强弱无别,而同为一科,故
孔子非之云:“古之为力役,不如今同科也。”“古之道也”者,结上二事,皆
前古所行之道也。○注“马曰”至“和容也”。○正义曰:云:“射有五善焉”
者,言射礼有五种之善。下所引是也。云“一曰和”至“五曰兴舞”,皆《周礼
·乡大夫职》文也。云“志体和”至“与舞同”,皆马融辞义语。案彼云:“退
而以乡射之礼五物询众庶:一曰和,二曰容,三曰主皮,四曰和容,五曰兴舞。”
注云“以,用也。行乡射之礼,而以五物询於众民。郑司农云:询,谋也。问於
众庶,宁复有贤能者。和,谓闺门之内行也。容,谓容貌也。主皮,谓善射,射
所以观士也。故书舞为无。杜子春读和容为和颂,谓能为乐也。无读为舞,谓能
为六舞。玄谓和载六德,容包六行也。庶民无射礼,因田猎分禽则有主皮者,张
皮射之,无侯也。主皮、和容、兴舞,则六艺之射与礼与乐”是也。今此注二曰
和容,衍和字。五曰兴武,武当为舞,声之误也。云“天子三侯,以熊虎豹皮为
之”者,《周礼·天官·司裘职》云:“王大射,则共熊侯、虎侯、豹侯,设其
鹄。诸侯则共熊侯、豹侯,卿大夫则共麋侯,皆设其鹄。”注云:“大射者,为
祭祀射。王将有郊庙之事,以射择诸侯及群臣与邦国所贡之士可以与祭者。射者
可以观德行,其容体比於礼,其节比於乐,而中多者得与於祭。诸侯,谓三公及
王子弟封於畿内者。卿大夫亦皆有采地焉。其将祀其先祖,亦与群臣射以择之。
凡大射各於其射宫。侯者,其所射也,以虎熊豹麋之皮饰其侧,又方制之以为
{高芋},谓之鹄,著於侯中,所谓皮侯。王之大射,虎侯,王所自射也;熊侯,
诸侯所射;豹侯,卿大夫以下所射。诸侯之大射,熊侯,诸侯所自射;豹侯,群
臣所射。卿大夫之大射,麋侯,君臣共射焉。凡此侯道,虎九十弓,熊七十弓,
豹麋五十弓,列国之诸侯大射,大侯亦九十,参七十,干五十,远尊得伸可同耳。
所射正谓之侯者,天子中之则能服诸侯,诸侯以下中之则得为诸侯。郑司农云:
‘鹄,鹄毛也。方十尺曰侯,四尺曰鹄,二尺曰正,四寸曰质。’玄谓侯中之大
小,取数於侯道。《乡射记》曰:‘弓二寸以为侯中。’则九十弓者,侯中广丈
八尺;七十弓者,侯中广丈四尺;五十弓者,侯中广一丈。尊卑异等,此数明矣。
《考工记》曰:‘梓人为侯,广与崇方,参分其广,而鹄居一焉。’然则侯中丈
八尺者鹄方六尺,侯中丈四尺者鹄方四尺六寸大半寸,侯中一丈者鹄方三尺三寸
少半寸。谓之鹄者,取名於干鹄,干鹄小鸟而难中,是以中之为隽。亦取鹄
之言较,较者直也。射所以直己志。用虎熊豹麋之皮,示服猛讨迷士惑者,射者
大礼,故取义众也。士大射,士无臣,祭无所择也。”
    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郑曰:“牲生曰饩。礼,人君每月告朔,於庙有祭,
谓之朝享。鲁自文公始不视朔。子贡见其礼废,故欲去其羊。”)子曰:“赐也!
尔爱其羊,我爱其礼。”(包曰:“羊存犹以识其礼,羊亡礼遂废。”)
    [疏]“子贡”至“其礼”。○正义曰:此章言孔子不欲废礼也。“子贡欲去
告朔之饩羊”者,牲生曰饩。礼,人君每月告朔於庙,因有祭,谓之朝享。鲁自
文公怠於政礼,始不视朔,废朝享之祭。有司仍供备其羊。子贡见其礼废,故欲
并去其羊也。“子曰:赐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者,此孔子不许子贡之欲去
羊,故呼其名而谓之曰:“赐也!尔以为既废其礼,虚费其羊,故欲去之,是爱
其羊也。我以为羊存犹以识其礼,羊亡礼遂废,所以不去其羊,欲使後世见此告
朔之羊,知有告朔之礼,庶或复行之,是爱其礼也。”○注“郑曰”至“其羊”。
○正义曰:云“牲生曰饩”者,僖三十三年《左传》曰:“饩牵竭矣。”饩与牵
相对,牵是牲,可牵行,则饩是已杀,杀又非熟,故解者以为腥曰饩,谓生肉未
煮者也。其实饩亦是生。哀二十四年《左传》云:“晋师乃还。饩臧石牛。”是
以生牛赐之也。此及《聘礼》注皆云牲生曰饩,由不与牵相对,故为生也。云
“礼,人君每月告朔於庙,有祭,谓之朝享”者,案《周礼》:“大史颁告朔于
邦国。”郑玄云:“天子颁朔于诸侯,诸侯藏之祖庙,至朔朝于庙,告而受行之。”
此云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是用生羊告於庙,谓之告朔,人君即以此日听视此朔
之政,谓之视朔。文十六年“公四不视朔”,僖五年《传》曰“公既视朔”是也。
视朔者,听治此月之政,亦谓之听朔。《玉藻》云“天子听朔于南门之外”是也。
其日又以礼祭於宗庙,谓之朝庙,《周礼》谓之朝享。《司尊彝》云“追享朝享”
是也。其岁首为之,则谓之朝正。襄二十九年正月,公在楚,《传》曰“释不朝
正於庙”是也。告朔、视朔、听朔、朝庙、朝享、朝正,二礼各有三名,同日而
为之也。必於月朔为此告朔、听朔之礼者,杜预《春秋释例》曰:“人君者,设
官分职以为民极,远细事以全委任之责,纵诸下以尽知力之用,成败以效能否,
执八柄以明诛赏,故自非机事,皆委任焉。诚信足以相感,事实尽而不拥,故受
位居职者思效忠善,日夜自进而无所顾忌也。天下之细事无数,一日二日万端,
人君之明有所不照,人君之力有所不堪,则不得不借问近习,有时而用之。如此,
则六乡六遂之长,虽躬履此事,躬造此官,当皆移听於内官,回心於左右。政之
秕乱,常必由此。圣人知其不可,故简其节,敬其事,因月朔朝庙,迁坐正位,
会群吏而听大政,考其所行而决其烦疑,非徒议将然也。乃所以考已然,又恶其
审听之乱公也,故显众以断之,是以上下交泰,官人以理,万民以察,天下以治
也。每月之朔,必朝於庙,因听政事。事敬而礼成,以故告特羊。然则朝庙、朝
正、告朔、视朔皆同日之事,所从言异耳。”是言听朔朝庙之义也。《玉藻》说
天子朝庙之礼云:“听朔於南门之外。诸侯皮弁,听朔於太庙。”郑玄以为,明
堂在国之阳。南门之外,谓明堂也。诸侯告朔以特羊,则天子以特牛与?天子用
特牛告其帝及其神,配以文王、武王。诸侯用特羊告太祖而。已杜预以明堂与祖
庙为一,但明堂是祭天之处。天子告朔,虽杜之义,亦应告人帝。朝享即月祭是
也。《祭法》云:“王立七庙,曰考庙,王考庙,皇考庙,皆月祭之;二祧,享
尝乃止。诸侯立五庙,曰考庙,王考庙,皇考庙,皆月祭之;显考庙,祖考庙,
享尝乃止。”然则天子告朔於明堂,朝享於五庙;诸侯告朔於大庙,朝享自皇考
以下三庙耳。皆先告朔,後朝庙,朝庙小於告朔。文公废其大而行其小,故《春
秋》文公六年经云“闰月不告朔,犹朝于庙。”《公羊传》曰:“犹者,可止之
辞也。”天子玄冕以视朔,皮弁以日视朝;诸侯皮弁以听朔,朝服以日视朝。其
闰月则听朔於明堂,阖门左扉,立於其中,听政於路寝门,终月。故於文,王在
门为闰。云“鲁自文公始不视朔”者,即文六年“闰月不告朔”是也。
    子曰:“事君尽礼,人以为谄也。”(孔曰:“时事君者多无礼,故以有礼
者为谄。”)
    [疏]“子曰”至“谄也”。○正义曰:此章疾时臣事君多无礼也。言若有人
事君尽其臣礼,谓“将顺其美”及“善则称君”之类,而无礼之人反以为谄佞也。
    定公问:“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曰:“定公,鲁君谥。时臣失
礼,定公患之,故问之。”)孔子对曰:“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
    [疏]“定公问”至“以忠”。○正义曰:此章明君臣之礼也。“定公问:君
使臣,臣事君,如之何”者,定公,鲁君也。时臣失礼,君不能使,定公患之,
故问於孔子曰:“君之使臣,及臣之事君,当如之何也?”“孔子对曰:君使臣
以礼,臣事君以忠”者,言礼可以安国家,定社稷,止由君不用礼,则臣不竭忠,
故对曰:“君之使臣以礼,则臣必事君以忠也。”○注“孔曰”至“问之”。○
正义曰:云“定公,鲁君谥”者,《鲁世家》云:“定公名宋,襄公之子,昭公
之弟。以敬王十一年即位。”《谥法》:“安民大虑曰定。”
    子曰:“《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孔曰:“乐不至淫,哀不至伤,
言其和也。”)
    [疏]“子曰”至“不伤”。正义曰:此章言正乐之和也。“《关雎》”者,
《诗·国风·周南》首篇名,兴后妃之德也。《诗序》云:“乐得淑女以配君子,
忧在进贤,不淫其色。”是乐而不淫也。“哀窈窕,思贤才,而无伤善之心焉。”
是哀而不伤也。乐不至淫,哀不至伤,言其正乐之和也。
    哀公问社於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
战栗。”(孔曰:“凡建邦立社,各以其土所宜之木。宰我不本其意,妄为之说,
因周用栗,便云使民战栗。”)子闻之,曰:“成事不说,(包曰:“事已成,
不可复解说。”)遂事不谏,(包曰:“事已遂,不可复谏止。”)既往不咎。”
(包曰:“事已往,不可复追咎。孔子非宰我,故历言此三者,欲使慎其後。”)
    [疏]“哀公”至“不咎”。○正义曰:此章明立社所用木也。“哀公问社於
宰我”者,哀公,鲁君也;社,五土之神也。凡建邦立社,各以其土所宜木。哀
公未知其礼,故问於弟子宰我也。“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
栗,曰使民战栗”者,三代立社,各以其土所宜木,故宰我举之以对哀公也。但
宰我不本其土宜之意,因周用栗,便妄为之说,曰周人以栗者,欲使其民战栗故
也。“子闻之,曰: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者,孔子闻宰我对哀公使
民战栗,知其非妄,无如之何,故曰:事已成,不可复解说也;事已遂,不可复
谏止也;事已往,不可复追咎也。历言此三者,以非之,欲使慎其後也。注“孔
曰”至“战栗”。○正义曰:云“凡建邦立社,各以其土所宜之木”者,以社者,
五土之总神,故凡建邦立国,必立社也。夏都安邑,宜松;殷都亳,宜柏;周都
丰镐,宜栗。是各以其土所宜木也。谓用其木以为社主。张、包、周本以为哀公
问主於宰我,先儒或以为宗庙主者,杜元凯、何休用之以解《春秋》,以为宗庙
主,今所不取。
    子曰:“管仲之器小哉!”(言其器量小也。)或曰:“管仲俭乎?”(包
曰:“或人见孔子小之,以为谓之大俭。”)曰:“管氏有三归,官事不摄,焉
得俭?”(包曰:“三归,娶三姓女。妇人谓嫁曰归。摄,犹兼也。礼,国君事
大,官各有人;大夫兼并。今管仲家臣备职,非为俭。”)“然则管仲知礼乎?”
(包曰:“或人以俭问,故答以安得俭。或人闻不俭,便谓为得礼。”)曰:
“邦君树塞门,管氏亦树塞门。邦君为两君之好,有反坫,管氏亦有反坫。(郑
曰:“反坫,反爵之坫,在两楹之间。人君别内外於门,树屏以蔽之。若与邻国
为好会,其献酢之礼更酌,酌毕则各反爵於坫上。今管仲皆僭为之,如是,是不
知礼。”)管氏而知礼,孰不知礼?”
    [疏]“子曰”至“之礼”。○正义曰:此章言管仲僭礼也。“子曰:管仲之
器小哉”者,管仲,齐大夫管夷吾也。孔子言其器量小也。“或曰:管仲俭乎”
者,或人见孔子言管仲器小,以为谓其大俭,故问曰:“管氏俭乎?”“曰:管
氏有三归,官事不摄,焉得俭”者,孔子答或人以管仲不俭之事也。妇人谓嫁曰
归。摄,犹兼也。焉,犹安也。礼,大夫虽有妾媵,嫡妻唯娶一姓。今管仲娶三
姓之女,故曰有三归。礼,国君事大,官各有人,大夫虽得有家臣,不得每事立
官,当使一官兼摄馀事。今管仲家臣备职,奢豪若此,安得为俭也?“然则管仲
知礼乎”者,或人闻孔子言管仲不俭,便谓为得礼,故又问曰:“然则管仲是知
礼之人乎?”“曰:邦君树塞门,管氏亦树塞门。邦君为两君之好,有反坫,管
氏亦有反坫”者,此孔子又为或人说管仲不知礼之事也。邦君,诸侯也。屏,谓
之树。人君别内外於门,树屏以蔽塞之。大夫当以帘蔽其位耳。今管仲亦如人君,
树屏以塞门也。反坫,反爵之坫,在两楹之间。人君与邻国为好会,其献酢之礼
更酌,酌毕则各反爵於坫上。大夫则无之。今管仲亦有反爵之坫。僭滥如此,是
不知礼也。“管氏而知礼,孰不知礼”者,孔子举其僭礼於上,而以此言非之。
孰,谁也。言若谓管氏而为知礼,更谁为不知礼!言唯管氏不知礼也。○注“包
曰”至“为俭”。○正义曰:云“妇人谓嫁曰归”者,隐二年《公羊传》文。何
休曰:“妇人生以父母为家,嫁以夫为家,故谓嫁曰归,明有三归之道也。”○
注“郑曰”至“知礼”。○正义曰:云“反坫,反爵之坫,在两楹之间”者,以
乡饮酒是乡大夫之礼,於房户间,燕礼是燕已之臣子,故尊於东楹之西。若两君
相敌,则尊於两楹间,故其坫在两楹间也。云“人君别内外於门,树屏以蔽之”
者,《释宫》云:“屏谓之树。”郭璞曰:“小墙当门中。”《郊特牲》云:
“台门而旅树。”郑玄云:“此皆诸侯之礼也。”旅,道也。屏,谓之树,树所
以蔽行道。管氏树塞门,塞犹蔽也。礼,“天子外屏,诸侯内屏,大夫以帘,士
以帷”是也。云:“若与邻国为好会,其献酢之礼更酌,酌毕则各反爵於坫上”
者,熊氏云:“主君献宾。宾筵前受爵,饮毕,反坫虚爵於坫上,於西阶上拜。
主人於阼阶上答拜,宾於坫取爵,洗爵,酌,以酢主人。主人受爵,饮毕,反此
虚爵於坫上。主人阼阶上拜,宾答拜。”是宾主饮毕,反爵於坫上也。而云“酌
毕,各反爵於坫上”者,文不具耳,其实当饮毕。
    子语鲁大师乐,曰:“乐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大师,乐官名。五音
始奏,翕如,盛。)从之,纯如也,(从读曰纵,言五音既发,放纵尽其音声。
纯如,和谐也。)如也,(言其音节明也。)绎如也,以成。”(纵之,以纯
如、如、绎如言。乐始作翕如,而成於三。)
    [疏]“子语”至“以成”。○正义曰:此章明乐。“子语鲁大师乐”者,大
师,乐官名,犹《周礼》之大司乐也。於时鲁国礼乐崩坏,故孔子以正乐之法语
之,使知也。“曰:乐其可知也”者,言五者翕然盛也。翕,盛貌。如,皆语辞。
“从之,纯如也”者,从读曰纵,谓放纵也。纯,和也,言五音既发,放纵尽其
音声,纯纯和谐也。“如也”者,,明也,言其音节分明也。“绎如也”者,
言其音落绎然相续不绝也。“以成”者,言乐始作翕如,又纵之以纯如、如、
绎如,则正乐以之而成也。
    仪封人请见,(郑曰:“仪,盖卫邑。封人,官名。”)曰:“君子之至於
斯也,吾未尝不得见也。”从者见之。(包曰:“从者,弟子随孔子行者,通使
得见。”)出曰:“二三子何患於丧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孔曰:“语诸弟
子言,何患於夫子圣德之将丧亡邪?天下之无道已久矣,极衰必盛。”)天将以
夫子为木铎。”(孔曰:“木铎,施政教时所振也。言天将命孔子制作法度,以
号令於天下。”)
    [疏]“仪封”至“木铎”。○正义曰:此章明夫子之德,天将命之使其定礼
乐也。“仪封人请见”,卫国仪邑典封疆之人请告於孔子从者欲见孔子也。“曰:
君子之至於斯也,吾未尝不得见也”者,此所请辞也。尝,曾也。言往者有德之
君子至於我斯地也,吾尝得见之,未曾有不得见者也。“从者见之”者,从者,
谓弟子随孔子行者。既见其请,故为之绍介通使得见也。“出曰:二三子何患於
丧乎”者,仪封人既请见夫子,出门乃语诸弟子曰:“二三子何须忧患於夫子圣
德之将丧亡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者,此封人又说孔子圣德不丧之由也。
言事不常一,盛必有衰,衰极必盛。今天下之衰乱无道亦已久矣,言拯弱兴衰属
在夫子。“天将以夫子为木铎”者,木铎,金铃木舌,施政教时所振也。言天将
命孔子制作法度,以号令於天下,如木铎以振文教也。○注“郑曰仪盖”至“官
名”。○正义曰:云“仪,盖卫邑”者,以《左传》“卫侯入於夷仪”,疑与此
是一,故云“盖卫邑”也。云“封人,官名”者,《周礼》:“封人掌为畿封而
树之。”郑玄云:“畿上有封,若今时界也。天子封人职典封疆,则知诸侯封人
亦然也。《左传》言颍谷封人,祭仲足为祭封人,宋高哀为萧封人,此云仪封人,
皆以地名。封人盖职典封疆,居在边邑,颍谷、仪、祭皆是国之边邑也。○注
“包曰”至“得见”。○正义曰:云“通使得见”者,见,谓为之绍介,使之见
也。若《左传》云“乃见专设诸焉”,“齐豹见宗鲁於公孟”亦然。○注“孔
曰”至“天下”。○正义曰:云“木铎,施政教时所振也”者,礼有金铎、木铎、
铎是铃也,其体以金为之,明舌有金、木之异,知木铎,是木舌也。《周礼》教
鼓人“以金铎通鼓”。《大司马》:“教振旅,两司马执铎。”《明堂位》云:
“振木铎於朝。”是武事振金铎,文事振木铎。此云“木铎,施政教时所振”者,
所以振文教是也。
    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孔曰:“《韶》,舜乐名,谓以圣
德受禅,故尽善。”)谓《武》:“尽美矣,未尽善也。”(孔曰:“《武》,
武王乐也。以征伐取天下,故未尽善。”)
    [疏]“子谓”至“善也”。○正义曰:此章论《韶》、《武》之乐。“子谓
《韶》,尽美矣,又尽善也”者,《韶》,舜乐名。韶,绍也,德能绍尧,故乐
名《韶》。言《韶》乐其声及舞极尽其美,揖让受禅,其圣德又尽善也。“谓
《武》,尽美矣,未尽善也”者,《武》,周武王乐,以武得民心,故名乐曰
《武》。言《武》乐音曲及舞容则尽极美矣,然以征伐取天下,不若揖让而得,
故其德未尽善也。○注“孔曰”至“尽善”。○正义曰:云“《韶》,舜乐名”
者,《乐记》云:“《韶》,继也。”注云:“韶,绍也,言舜之道德继绍於尧
也。”《元命包》曰:“舜之时,民乐绍尧业。”其《书·益稷》云:“《萧韶》
九成,凤皇来仪。”是《韶》为舜乐名也。云“谓以圣德受禅,故尽善”者,
《书序》云:“昔在帝尧,聪明文思,光宅天下,将逊于位,让于虞舜。”孔安
国云:“若使摄,遂禅之。”禅即让也。是以圣德受禅也。○注“孔曰”至“未
尽善”。○正义曰:云“《武》,武王乐也”者,《礼器》云:“乐也者,乐其
所自成。”注云:“作乐者,缘民所乐於已之功。”然则以武王用武除暴,为天
下所乐,故谓其乐为《武》乐。《武》乐为一代大事,故历代皆称“大”也。云
“以征伐取天下,故未尽善”者,以臣代君,虽曰应天顺人,不若揖让而受,故
未尽善也。
    子曰:“居上不宽,为礼不敬,临丧不哀,吾何以观之哉!”
    [疏]“子曰:居上不宽,为礼不敬,临丧不哀,吾何以观之哉!”○正义曰:
此章总言礼意。居上位者宽则得众,不宽则失於苛刻。凡为礼事在於庄敬,不敬
则失於傲惰。亲临死丧当致其哀,不哀则失於和易。凡此三失,皆非礼意。人或
若此不足可观,故曰:“吾何以观之哉!”

 

 

 

 

 

 

 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