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疏》卷一·学而第一

[日期:2009-03-06   来源:  作者:   ]
●卷一·学而第一
    [疏]正义曰:自此至《尧曰》,是《鲁论语》二十篇之名及第次也。当弟子
论撰之时,以《论语》为此书之大名,《学而》以下为当篇之小目。其篇中所载,
各记旧闻,意及则言,不为义例,或亦以类相从。此篇论君子、孝弟、仁人、忠
信、道国之法、主友之规,闻政在乎行德,由礼贵於用和,无求安饱以好学,能
自切磋而乐道,皆人行之大者,故为诸篇之先。既以“学”为章首,遂以名篇,
言人必须学也。《为政》以下,诸篇所次,先儒不无意焉,当篇各言其指,此不
烦说。第,顺次也;一,数之始也,言此篇於次当一也。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马曰:“子者,男子之通称,谓孔子也。”
王曰:“时者,学者以时诵习之。诵习以时,学无废业,所以为说怿。”)有朋
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包曰:“同门曰朋。”)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愠,怒也。凡人有所不知,君子不怒。)
    [疏]“子曰学而”至“君子乎”。○正义曰:此章劝人学为君子也。“子”
者,古人称师曰子。子,男子之通称。此言“子”者,谓孔子也。“曰”者,
《说文》云:“词也。从口,乙声。亦象口气出也。”然则“曰”者,发语词也。
以此下是孔子之语,故以“子曰”冠之。或言“孔子曰”者,以记非一人,各以
意载,无义例也。《白虎通》云:“学者,觉也,觉悟所未知也。”孔子曰:
“学者而能以时诵习其经业,使无废落,不亦说怿乎?学业稍成,能招朋友,有
同门之朋从远方而来,与已讲习,不亦乐乎?既有成德,凡人不知而不怒之,不
亦君子乎?”言诚君子也。君子之行非一,此其一行耳,故云“亦”也。○注
“马曰子者”至“说怿”。○正义曰:云“子者,男子之通称”者,经传凡敌者
相谓皆言吾子,或直言子,称师亦曰子,是子者,男子有德之通称也。云“谓孔
子”者,嫌为他师,故辨之。《公羊传》曰:“子沈子曰。”何休云:“沈子称
子冠氏上者,著其为师也。不但言‘子曰’者,辟孔子也。其不冠子者,他师也。”
然则书传直言“子曰”者,皆指孔子,以其圣德著闻,师范来世,不须言其氏,
人尽知之故也。若其他传受师说,後人称其先师之言,则以子冠氏上,所以明其
为师也,“子公羊子”、“子沈子”之类是也。若非已师,而称他有德者,则不
以子冠氏上,直言某子,若“高子”、“孟子”之类是也。云“时者,学者以时
诵习之”者,皇氏以为,凡学有三时:一,身中时。《学记》云:“发然後禁,
则格而不胜。时过然後学,则勤苦而难成。”故《内则》云:“十年出就外傅,
居宿於外,学书计。十有三年,学《乐》,诵《诗》,舞《勺》。十五成童,舞
《象》。”是也。二,年中时。《王制》云:“春秋教以《礼》、《乐》,冬夏
教以《诗》、《书》。”郑玄云:“春夏,阳也。《诗》、《乐》者声,声亦阳
也。秋冬,阴也。《书》、《礼》者事,事亦阴也。互言之者,皆以其术相成。”
又《文王世子》云:“春诵,夏弦,秋学礼,冬读书。”郑玄云:“诵谓歌乐也。
弦谓以丝播。时阳用事则学之以声,阴用事则学之以事,因时顺气,於功易也。”
三,日中时。《学记》云:“故君子之於学也,藏焉,焉,息焉,游焉。”是
日日所习也。言学者以此时诵习所学篇简之文,及礼乐之容,日知其所亡,月无
忘其所能,所以为说怿也。谯周云:“悦深而乐浅也。”一曰:“在内曰说,在
外曰乐。”言“亦”者,凡外境心,则人心说乐。可说可乐之事,其类非一,
此“学而时习”、“有朋自远方来”,亦说乐之事耳,故云“亦”。犹《易》云:
“亦可丑也,亦可喜也。”○注“包曰:同门曰朋”。○正义曰:郑玄注《大司
徒》云:“同师曰朋,同志曰友。”然则同门者,同在师门以授学者也。朋即群
党之谓。故子夏曰:“吾离群而索居。”郑玄注云:“群谓同门朋友也。”此言
“有朋自远方来”者,即《学记》云:“三年视敬业乐群也。”同志谓同其心意
所趣乡也。朋疏而友亲,朋来既乐,友即可知,故略不言也。○注“愠怒”至
“不怒”。○正义曰:云:“凡人有所不知,君子不怒”者,其说有二:一云古
之学者为己,己得先王之道,含章内映,而他人不见不知,而我不怒也。一云君
子易事,不求备於一人,故为教诲之道,若有人钝根不能知解者,君子恕之而不
愠怒也。
    有子曰:(孔子弟子有若。)“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鲜,
少也。上,谓凡在已上者。言孝弟之人必恭顺,好欲犯其上者少也。)不好犯上,
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本,基也。基立而後可大成。)
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先能事父兄,然後仁道可大成。)
    [疏]“有子曰”至“本与”。○正义曰:此章言孝弟之行也。弟子有若曰:
“其为人也,孝於父母,顺於兄长,而好陵犯凡在已上者,少矣。”言孝弟之人,
性必恭顺,故好欲犯其上者少也。既不好犯上,而好欲作乱为悖逆之行者,必无,
故云“未之有”也。是故君子务修孝弟,以为道之基本。基本既立,而後道德生
焉。恐人未知其本何谓,故又言:“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欤?”礼尚谦退,不
敢质言,故云“与”也。○注“孔子弟子有若”。○正义曰:《史记·弟子传》
云:“有若少孔子四十三岁。”郑玄曰:“鲁人。”○注“鲜,少也”。○正义
曰:《释诂》云:“鲜,罕也。”故得为少。皇氏、熊氏以为,上谓君亲,犯谓
犯颜谏争。今案注云:“上,谓凡在已上者”,则皇氏、熊氏违背注意,其义恐
非也。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包曰:“巧言,好其言语。令色,善其颜
色。皆欲令人说之,少能有仁也。”)
    [疏]“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正义曰:此章论仁者必直言正色。其
若巧好其言语,令善其颜色,欲令人说爱之者,少能有仁也。
    曾子曰:(马曰:“弟子曾参。”)“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
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言凡所传之事,得无素不讲习而传之。)
    [疏]“曾子曰”至“习乎”。○正义曰:此章论曾子省身慎行之事。弟子曾
参尝曰:“吾每日三自省察已身:为人谋事而得无不尽忠心乎?与朋友结交而得
无不诚信乎?凡所传授之事,得无素不讲习而妄传乎?”以谋贵尽忠,朋友主信,
传恶穿凿,故曾子省慎之。○注“马曰:弟子曾参。”○正义曰:《史记·弟子
传》云:“曾参,南武城人,字子舆。少孔子四十六岁。孔子以为能通孝道,故
授之业,作《孝经》。死於鲁。”
    子曰:“道千乘之国,(马曰:“道,谓为之政教。《司马法》:‘六尺为
步,步百为亩,亩百为夫,夫三为屋,屋三为井,井十为通,通十为成,成出革
车一乘。’然则千乘之赋,其地千成,居地方三百一十六里有畸,唯公侯之封乃
能容之,虽大国之赋亦不是过焉。”○包曰:“道,治也。千乘之国者,百里之
国也。古者井田,方里为井。十井为乘,百里之国,千乘也。”融依《周礼》,
包依《王制》、《孟子》,义疑,故两存焉。)敬事而信,(包曰:“为国者,
举事必敬慎,与民必诚信。”)节用而爱人,(包曰:“节用,不奢侈。国以民
为本,故爱养之。”)使民以时。”(包曰:“作事使民,必以其时,不妨夺农
务。”)
    [疏]“子曰道”至“以时”。○正义曰:此章论治大国之法也。马融以为,
道谓为之政教。千乘之国谓公侯之国,方五百里、四百里者也。言为政教以治公
侯之国者,举事必敬慎,与民必诚信,省节财用,不奢侈,而爱养人民,以为国
本,作事使民,必以其时,不妨夺农务。此其为政治国之要也。包氏以为,道,
治也。千乘之国,百里之国也,夏即公侯,殷、周惟上公也。馀同。○注“马曰
道”至“过焉”。○正义曰:以下篇“子曰:道之以政”,故云“道,谓为之政
教。”《史记》齐景公时有司马田穰苴善用兵。《周礼》司马掌征伐。六国时,
齐威王使大夫追论古者兵法,附穰苴於其中,凡一百五十篇,号曰《司马法》。
此“六尺曰步”,至“成出革车一乘”,皆彼文也。引之者以证千乘之国为公侯
之大国也。云“然则千乘之赋,其地千成”者,以成出一乘,千乘故千成。云
“居地方三百一十六里有畸”者,以方百里者一,为方十里者百。方三百里者,
三三而九,则为方百里者九,合成方十里者九百,得九百乘也。计千乘犹少百乘
方百里者一也。又以此方百里者一,六分破之,每分得广十六里,长百里,引而
接之,则长六百里,广十六里也。半折之,各长三百里,将埤前三百里南西两边,
是方三百一十六里也。然西南角犹缺方十六里者一也。方十六里者一,为方一里
者二百五十六,然割方百里者为六分,馀方一里者四百,今以方一里者二百五
十六埤西南角,犹馀方一里者一百四十四,又复破而埤三百一十六里两边,则每
边不复得半里,故云三百一十六里有畸也。云“唯公侯之封,乃能容之”者,案
《周礼·大司徒》云:“诸公之地,封疆方五百里。诸侯之地,封疆方四百里。
诸伯之地,封疆方三百里。诸子之地,封疆方二百里。诸男之地,封疆方百里。”
此千乘之国居地方三百一十六里有畸,伯、子、男自方三百而下则莫能容之,故
云“唯公侯之封,乃能容之”。云“虽大国之赋亦不是过焉”者,《坊记》云:
“制国不过千乘。”然则地虽广大,以千乘为限,故云“虽大国之赋亦不是过焉”。
《司马法》“兵车一乘,甲士三人,步卒七十二人”,计千乘有七万五千人,则
是六军矣。《周礼·大司马序官》:“凡制军,万有二千五百人为军。王六军,
大国三军,次国二军,小国一军。”《鲁颂·宫》云“公车千乘”,《明堂位》
云“封周公於曲阜,地方七百里,革车千乘”及《坊记》与此文,皆与《周礼》
不合者,礼:天子六军,出自六乡。万二千五百家为乡,万二千五百人为军。
《地官·小司徒》云:“凡起徒役,无过家一人。”是家出一人,乡为一军,此
则出军之常也。天子六军,既出六乡,则诸侯三军,出自三乡。《宫》云“公
徒三万”者,谓乡之所出,非千乘之众也。千乘者,自谓计地出兵,非彼三军之
车也。二者不同,故数不相合。所以必有二法者,圣王治国,安不忘危,故今所
在皆有出军之制。若从王伯之命,则依国之大小,出三军、二军、一军也。若其
前敌不服,用兵未已,则尽其境内皆使从军,故复有此计地出军之法。但乡之出
军是正,故家出一人;计地所出则非常,故成出一车。以其非常,故优之也。”
包曰:道,治也”者,以治国之法,不惟政教而已。下云“道之以德”,谓道德,
故易之,但云“道,治也”。云“千乘之国,百里之国也”者,谓夏之公侯,殷、
周上公之国也。云“古者井田,方里为井”者,《孟子》云“方里而井,井九百
亩”是也。云“十井为乘,百里之国千乘也”者,此包以古之大国不过百里,
以百里赋千乘,故计之每十井为一乘,是方一里者十为一乘,则方一里者百为十
乘,开方之法,方百里者一为方十里者百。每方十里者一为方一里者百,其赋十
乘。方十里者百,则其赋千乘。地与乘数相当,故曰:千乘也。云:“融依
《周礼》,包依《王制》、《孟子》”者,马融依《周礼·大司徒》文,以为诸
公之地方五百里,侯四百里以下也。包氏依《王制》,云凡四海之内九州,州方
千里,州建百里之国三十,七十里之国六十,五十里国百有二十,凡二百一十国
也。又《孟子》云:“天子之制地方千里,公侯之制皆方百里,伯七十里,子、
男五十里。”包氏据此以为大国不过百里,不信《周礼》有方五百里、四百里之
封也。马氏言名,包氏不言名者,包氏避其父名也。云“义疑,故两存焉”者,
以《周礼》者,周公致太平之书,为一代大典;《王制》者,汉文帝令博士所作,
“孟子”者,邹人也,名轲,师孔子之孙子思,治儒术之道,著书七篇,亦命世
亚圣之大才也。今马氏、包氏各以为据,难以质其是非,莫敢去取,於义有疑,
故两存其说也。○注“包曰作事使”至“农务”。○正义曰:云“作使民,必以
其时”者,谓筑都邑城郭也。以都邑者,人之聚也,国家之藩卫,百姓之保障,
不固则败,不则坏,故虽不临寇,必於农隙备其守御,无妨农务。《春秋》庄
二十九年《左氏传》曰:“凡土功,龙见而毕务,戒事也。”注云:“谓今九月,
周十一月。龙星角亢,晨见东方,三务始毕,戒民以土功事。”“火见而致用”,
注云:“大火,心星,次角、亢,见者致筑作之物。”“水昏正而栽”,注云:
“谓今十月,定星昏而中,於是树板而兴作。”“日至而毕”,注云:“日南
至,微阳始动,故土功息。”若其门户道桥城郭墙堑有所损坏,则特随坏时修之,
故僖二十年《左传》曰“凡启塞从时”是也。《王制》云:“用民之力,岁不过
三日。”《周礼·均人职》云:“凡均力政,以岁上下。丰年则公旬用三日焉,
中年则公旬用二日焉,无年则公旬用一日焉。”是皆重民之力而不妨夺农务也。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馀力,则以学
文。”(马曰:“文者,古之遗文。”)
    [疏]“子曰弟子”至“学文”。○正义曰:此章明人以德为本,学为末。男
子後生为弟。言为人弟与子者,入事父兄则当孝与弟也,出事公卿则当忠与顺也。
弟,顺也。入不言弟,出不言忠者,互文可知也。下孔子云:“出则事公卿,入
则事父兄。”《孝经》云:“事父孝,故忠可移於君,事兄弟,故顺可移於长。”
是也。“谨而信”者,理兼出入,言恭谨而诚信也。“泛爱众”者,泛者,宽博
之语。君子尊贤而容众。或博爱众人也。“而亲仁”者,有仁德者则亲而友之。
能行已上诸事,仍有间暇馀力,则可以学先王之遗文。若徒学其文而不能行上事,
则为言非行伪也。注言“古之遗文”者,则《诗》、《书》、《礼》、《乐》、
《易》、《春秋》六经是也。
    子夏曰:“贤贤易色,(孔曰:“子夏,弟子卜商也。言以好色之心好贤则
善。”)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孔曰:“尽忠节,不爱其身。”)
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疏]“子夏曰”至“学矣”。○正义曰:此章论生知美行之事。“贤贤易色”
者,上“贤”,谓好尚之也。下“贤”,谓有德之人。易,改也。色,女人也。
女有姿色,男子悦之,故经传之文通谓女人为色。人多好色不好贤者,能改易好
色之心以好贤,则善矣,故曰“贤贤易色”也。“事父母,能竭其力”者,谓小
孝也。言为子事父,虽未能不匮,但竭尽其力,服其勤劳也。“事君,能致其身”
者,言为臣事君,虽未能将顺其美,匡救其恶,但致尽忠节,不爱其身,若童汪
也。“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者,谓与朋友结交,虽不能切磋琢磨,但言约而
每有信也。“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者,言人生知行此四事,虽曰未尝从师
伏膺学问,然此为人行之美矣,虽学亦不是过,故吾必谓之学矣。○注“孔曰:
子夏,弟子卜商”。○正义曰:案《史记·仲尼弟子传》云:“卜商字子夏,卫
人也。少孔子四十四岁。孔子既没,居西河教授,为魏文侯师。”
    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孔曰:“固,蔽也。”一曰:“言
人不能敦重,既无威严,学又不能坚固,识其义理。”)主忠信,无友不如已者,
过则勿惮改。(郑曰:“主,亲也。惮,难也。”)
    [疏]“子曰”至“惮改”。○正义曰:此章勉人为君子也。“君子不重则不
威,学则不固”者,其说有二:孔安国曰:固,蔽也。言君子当须敦重。若不敦
重,则无威严。又当学先王之道,以致博闻强识,则不固蔽也。”一曰:“固,
谓坚固。言人不能敦重,既无威严,学又不能坚固,识其道理也。”明须敦重也。
“主忠信”者,主犹亲也。言凡所亲狎,皆须有忠信者也。“无友不如己者”,
言无得以忠信不如己者为友也。“过则勿惮改”者,勿,无也;惮犹难也。言人
谁无过,过而不改,是谓过矣;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故苟有过,无得难於改也。
    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孔曰:“慎终者,丧尽其哀。追远
者,祭尽其敬。君能行此二者,民化其德,皆归於厚也。”)
    [疏]“曾子曰”至“厚矣”。○正义曰:此章言民化君德也。“慎终”者,
终,谓父母之丧也。以死者人之终,故谓之终。执亲之丧,礼须谨慎尽其哀也。
“追远”者,远,谓亲终既葬,日月已远也。孝子感时念亲,追而祭之,尽其敬
也。“民德归厚矣”者,言君能行此慎终、追远二者,民化其德,皆归厚矣。言
不偷薄也。
    子禽问於子贡曰:“夫子至於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
(郑曰:“子禽,弟子陈亢也。子贡,弟子,姓端木,名赐。亢怪孔子所至之邦
必与闻其国政,求而得之邪?抑人君自原与之为治?”)子贡曰:“夫子温、良、
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郑曰:“言夫子
行此五德而得之,与人求之异,明人君自与之。”)
    [疏]“子禽”至“求之”。○正义曰“此章明夫子由其有德与闻国政之事。
“子禽问於子贡曰:夫子至於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者,子禽
疑怪孔子所至之邦必与?闻其国之政事,故问子贡曰:“此是孔子求於时君而得
之与?抑人君自原与夫子为治与?”抑、与皆语辞。“子贡曰:夫子温、良、恭、
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者,此子贡答辞也。敦柔
润泽谓之温,行不犯物谓之良,和从不逆谓之恭,去奢从约谓之俭,先人後已谓
之让。言夫子行此五德而得与闻国政。他人则就君求之,夫子则德,人君自原
与之为治,故曰:“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诸、与皆语辞。○
注“郑曰”至“为治”。○正义曰:云:“子禽,弟子陈亢。子贡,弟子,姓端
木,名赐”者,《家语·七十二弟子篇》云:“陈亢,陈人,字子禽,少孔子四
十岁。”《史记·弟子传》云:“端木赐字子贡,少孔子三十一岁。”云“求而
得之邪”者,邪,未定之辞。
    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孔曰:“父在,子不得自专,故观其
志而已。父没乃观其行。”)三年无改於父之道,可谓孝矣。”(孔曰:“孝子
在丧,哀慕犹若父存,无所改於父之道。”)
    [疏]“子曰”至“孝矣”。○正义曰:此章论孝子之行。“父在观其志”者,
在心为志。父在,子不得自专,故观其志而己。“父没观其行”者,父没可以自
专,乃观其行也。“三年无改於父之道,可谓孝矣”者,言孝子在丧三年,哀慕
犹若父存,无所改於父之道,可谓为孝也。
    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
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马曰:“人知礼贵和,而每事从和,不
以礼为节,亦不可行。”)
    [疏]“有子曰”至“行也”。○正义曰:“此章言礼乐为用相须乃美。“礼
之用,和为贵”者,和,谓乐也。乐主和同,故谓乐为和。夫礼胜则离,谓所居
不和也,故礼贵用和,使不至於离也。“先王之道,斯为美”者,斯,此也。言
先王治民之道,以此礼贵和美,礼节民心,乐和民声。乐至则无怨,礼至则不争,
揖让而治天下者,礼乐之谓也,是先王之美道也。“小大由之,有所不行”者,
由,用也。言每事小大皆用礼,而不以乐和之,则其政有所不行也。“知和而和,
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者,言人知礼贵和,而每事从和,不以礼为节,亦不
可行也。
    有子曰:“信近於义,言可复也。(复,犹覆也。义不必信,信非义也。以
其言可反覆,故曰近义。)恭近於礼,远耻辱也。(恭不合礼,非礼也。以其能
远耻辱,故曰近礼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孔曰:“因,亲也。言所亲
不失其亲,亦可宗敬。”)
    [疏]“有子曰”至“宗也”。○正义曰:此章明信与义、恭与礼不同,及人
行可宗之事。“信近於义,言可复也”者,复犹覆也。人言不欺为信,於事合宜
为义。若为义事,不必守信,而信亦有非义者也。言虽非义,以其言可反复不欺,
故曰近义。“恭近於礼,远耻辱也”者,恭惟卑巽,礼贵会时,若巽在床下是恭,
不合礼则非礼也。恭虽非礼,以其能远耻辱,故曰近礼。“因不失其亲,亦可宗
也”者,因,亲也。所亲不失其亲,言义之与比也。既能亲仁比义,不有所失,
则有知人之鉴,故可宗敬也。言“亦”者,人之善行可宗敬者非一,於其善行可
宗之中,此为一行耳,故云“亦”也。○注“义不必信,信非义也”。○正义曰:
云:“义不必信”者,若《春秋》晋士モ帅师侵齐,闻齐侯卒,乃还。《春秋》
善之。是合宜不必守信也。云“信非义也”者,《史记》尾生与女子期於梁下,
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柱而死。是虽守信而非义也。
    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郑曰:“学者之志,有所不暇。”)
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孔曰:“敏,疾也。有道,
有道德者。正,谓问事是非。”)
    [疏]“子曰君子”至“也已”。○正义曰:“此章述好学之事。“君子食无
求饱,居无求安”者,言学者之志,乐道忘饥,故不暇求其安饱也。“敏於事而
慎於言”者,敏,疾也。言当敏疾於所学事业,则有成功。《说命》曰:“敬逊
务时敏,厥乃来”是也。学有所得,又当慎言说之。“就有道而正焉”者,有
道,谓有道德者。正,谓问其是非。言学业有所未晓,当就有道德之人,正定其
是之与非。《易·文言》曰:“问以辨之”是也。“可谓好学也已”者,总结之
也。言能行在上诸事,则可谓之为好学也。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孔曰:“未足
多。”)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郑曰:“乐,谓志於道,不以贫为忧
苦。”)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孔曰:
“能贫而乐道,富而好礼者,能自切磋琢磨。”)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
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孔曰:“诸,之也。子贡知引《诗》以成孔子义,
善取类,故然之。往告之以贫而乐道,来答以切磋琢磨。”)
    [疏]“子曰”至“来者”。○正义曰:此章言贫之与富皆当乐道自也。
“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者,乏财曰贫,佞说为谄,多财曰富,傲逸为骄。
言人贫多佞说,富多傲逸。若能贫无谄佞,富不骄逸,子贡以为善,故问夫子曰:
“其德行何如?”“子曰可也”者,此夫子答子贡也。时子贡富,志怠於学,故
发此问,意谓不骄而为美德,故孔子抑之,云:“可也。”言未足多。“未若贫
而乐,富而好礼者也”者,乐,谓志於善道,不以贫为忧苦。好,谓闲习礼容,
不以富而倦略,此则胜於无谄、无骄,故云“未若”,言不如也。“子贡曰:
《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者,子贡知师励已,故引《诗》
以成之。此《卫风·淇奥》之篇,美武公之德也。治骨曰切,象曰差,玉曰琢,
石曰磨,道其学而成也。听其规谏以自,如玉石之见琢磨。子贡言:贫而乐道,
富而好礼,其此能切磋琢磨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者,
子贡知引《诗》以成孔子义,善取类,故呼其名而然之。“告诸往而知来者”者,
此言可与言《诗》之意。诸,之也。谓告之往以贫而乐道、富而好礼,则知来者
切磋琢磨,所以可与言《诗》也。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疏]“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正义曰:此章言人当责己
而不责人。凡人之情,多轻易於知人,而患人不知己,故孔子抑之云:“我则不
耳。不患人之不己知,但患己不能知人也。”

 

 

 

 

 

 

 录入: